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袁承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的生母在我还在襁褓中便去世,她的死因,整个侯府中讳莫如深。我刚记事时,中午似睡非睡,奶娘在我身边,摸着我的头,口中一长一短的跟丫鬟们叹:“别看德哥儿生在富贵家,可也是个可怜的,他娘真狠心,这样赌气走了,让这孩子日后可该怎么办呢,侯爷再疼他,可也是个男人,终有一番事业要立在外头,哪里时时顾得上他,啧啧......”

    我中午起来便去问父亲我娘的事,什么是“赌气走了”,爹素是个慈祥爱笑的人,那是我第一遭瞧见他冷眉立目,寒声问:“是哪个不长眼的奴才在哥儿面前嚼蛆!”命人把我领出去玩,我悄悄溜回来看见奶娘和丫鬟们跪在我爹面前自己掌嘴,之后再也无人敢在我面前提起我娘的事。过了两三日,爹领着我去他书房,看墙上挂着的一幅画,那画上有个穿着淡绿衣衫的女子,鸦髻粉面,低头含笑,手里捏着一枝荷花,爹说:“她就是你母亲......”便说不出话,脸上满是伤心怅惘的神色,一下一下摸着我的头,我满腹的话不敢问,只是愣愣看着那画的女子,想不出她曾是个活生生的人。

    我有哥哥姐姐,皆待我极冷淡,不理不睬,整个府里只有我爹和身边伺候我的仆妇们待我最好,我在心里悄悄把奶娘当娘,把贴身伺候我的丫鬟碧蝉当娘,可又觉着不对,她们和画里那女子半分相像的地方都没有,直到我见到林叔叔的小妾陈香兰,一颗心这才四平八稳的落下来——我娘合该是她这个模样。

    香兰待我极好,温温柔柔的跟我说话,关心体贴寒温,亲手给我做衣裳鞋帽,还教我写字读书,听我说心事。有一回前房嫡出的二哥欺负我,骂我是:“奴才生奴才养的,亲生的娘也是下贱种子!”我听了大怒,因打不过他,趁他不备便捡了块石头拍在他头上,他疼得当场大哭,丫鬟婆子赶紧给拉开,父亲不在家,大哥过来评断此事,因二哥也不占理,我年纪又小,便不了了之。

    我将这事兴高采烈的讲给香兰听,本想让她夸我,熟料香兰竟肃着脸,道:“去墙角面壁思过去。”

    我懵了,眨着眼,瘪着嘴,不知自己错在哪里,只好用可怜巴巴的小眼神看着她。香兰说:“你好生想想自己哪儿错了,待会儿我有话问你。”

    香兰在我心里就是母亲,我不想惹她生气,只好小小叹了口气,把手里拿着的小木刀放下来,头低得不能再低,凄凄惨惨,垮着肩膀,勉强拖着步子往前走,脚上好像拴着两道铁链,每一步都无比沉重。我走得够慢,走两步还用期待的小眼神儿回头看看,见香兰挑着眉沉着脸,才噘着嘴扭过头,整个人垂头丧气,萎靡不振的耷拉着脑袋,把头抵在墙上,沉在阴影里。

    不知多久,只听香兰说:“好了,过来罢。”

    我松口气,转过身跑来抱香兰的胳膊:“方才我没说话,也没动,乖得很!”

    香兰摸摸我的头:“德哥儿最勇敢,像男子汉大丈夫一样,自己做错了自己扛。”

    我一听便开心了:“真的?就像我爹那样?”

    香兰立刻点头:“不错,德哥儿是个小老爷们儿了。”

    “噢!”我立刻挺起肩膀。

    “那你告诉我,你错哪儿了?”

    一听这个,我又垂下头,两只手绞来绞去,我实在不觉得自己有错,憋了半天才也说不出话,只听香兰道:“你错在本是口角的事,却动手伤人。今**要记住,无论日后旁人说话再如何难听,也要克制住自己,不能生气,不能大打出手,倘若因一时冲动,失手伤人,闯下大祸,到时候便后悔莫及了。”

    “可他骂我娘,我忍不住......”

    香兰把我拉到跟前,看着我的双眼道:“闲言碎语都是人家的嘴,咱们管不住。万丈高山,就算再多毁骂,也不会减高一寸;千里大海,就算再多诽谤也不会减少一滴。只有小树叶儿,寻常人吹口气便飞跑了。你要把心定下来,像高山,旁人说什么都能如如不动,像海水,再难听的皆能容纳。不能听到旁人说几句酸损的,整个人都跳起来拔剑弩张,看似是不吃亏挽回颜面,实则信心与定力不够。你连几句酸话损话都堪不起,日后能做成什么大事?”

    她一行说,一行亲手绞了毛巾给我擦脸,低声说:“你母亲是个最要强最磊落的人,你争气了,她便欢喜了,倘若她还在,指定不喜欢你拿了石头伤人的。旁人越故意酸损,你越不要理睬,越要心平气和,越要自己争气,争锋不在嘴上和拳头上,明白么?”

    我靠在香兰怀里,点点头,感觉心一下子就熨平了。

    香兰伸出指头,在我耳边低声道:“那咱俩约好了,下次不管听见别人再说甚难听的,都不能动手,更不能像泼妇似的骂人,嗯?”我“嗯”一声,伸出小拇指和香兰勾了勾。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