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猎美高手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两个小时后,在温言二楼的房间内。

    靳流月、温妈、温言和虚清涵均在房中,后者坐在正中的椅子上,深吸一口气,眼红红地道:“我准备好啦!”

    靳流月正色道:“你要考虑清楚,假如完成,这是无法逆转的催眠!”

    虚清涵坚定地道:“我已经想清楚了,我不想伤害大家,靳姐姐,来吧!”

    靳流月看了旁边两人一眼。

    温言默然片刻,转身离开。

    温妈跟了出去,把门关上,只见温言靠在墙上,神情复杂。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得道:“小言……”

    温言勉强一笑,道:“妈,你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等。”

    温妈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刚才靳流月提出使用催眠术帮助虚清涵改变那暴戾的性格时,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这种事就等于扭转自己的本性,怎么想都是有违天理。但出乎众人意料,虚清涵立刻答应了。

    众人均能理解她的想法。

    要知道她现在这情况,已经不只是她危害别人,对她自己同样是极大的危害。那种心理负担,已经接近让她崩溃,否则她也不会在温言还没回来时,就忍不住来找温妈她们。只是当时她没想到,一说出当年的事,所有人竟然清一色站在她那边,替她着想,让她原本暴戾的心开始有了不同的想法。

    今天来这,她本来只是忍不住而为,可是看到客厅里的“意外”,她却压不下情绪,差点做下错事。平静下来后,她一想到这一点,再想到米婷米雪上次对自己的鼓励和支持,心中更是难受。

    为此,她才决然接受靳流月的提议。

    只是那究竟是好是坏,现在还很难说。

    温言靠在墙上静等了片刻,忽然察觉不远处有人看着自己,不由转头看去,微愕道:“程大医生你这是……”

    程念昕双颊绯红一片,听到他说话的刹那竟然一颤,有点艰难地道:“你……你刚才是不是对我……”

    温言一愣,突然明白她在说什么,登时色变道:“不会吧?”刚才被酒乱性,他现在根本记不得发生了什么!

    程念昕捏紧了粉拳:“不但对我……对我……而且你还……你还……”

    没头没尾的两句话出来,温言听得莫名其妙,幸好这时冥幽从那边走了过来,程念昕一惊,立刻转身离开了。

    “她到底什么意思?”温言纳闷地道。

    冥幽一边回头看程念昕背影,一边走近温言,停步后看着他,玉容微微啜笑:“不明白么?有人在担心自己会不会有小宝宝啦!”

    温言刹时失声叫了出来:“什么!”

    冥幽双颊微红,搂住他胳膊低声道:“你不知道刚才你有多勇猛,从婷婷到米雪,然后到我和千千姐,还有程医生,然后……然后……”

    温言倒吸一口冷气:“然后是谁?当时还有谁……谁在场?”

    他记忆中,除了秦菲和她爸容暮去找秦茵之外,靳流月、陆小蕊和苏苏刚才都在场!

    尼玛!

    到底还有谁中招了?

    冥幽抿嘴一笑:“我看到靳大师和苏苏都跟着温妈躲到她房间去啦,你说还有谁?”

    温言剧震道:“小蕊!”

    冥幽忽然脸上红晕加深,轻声道:“你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大’呢,但我还是喜欢平时的你,至少能保持整个晚上,嘻嘻……”

    温言轻拍额头,呻吟出来。

    完了!

    他连妹妹也给“吃”了!

    虽说陆小蕊和他没任何血缘关系,而且他也已经知道小蕊对他情愫早生,但想到竟然是这种情况下夺走妹妹的第一次,那种感觉太tm怪了!

    ……

    直到早上九点,天都亮了,靳流月才从房间里出来,一脸疲惫之色。

    温言在外面一直等到现在,立刻上前问道:“怎么样?”

    靳流月无力地道:“我需要好好睡一觉,极限催眠消耗好大的……”

    温言哭笑不得地道:“我没问你,我问清涵的情况!”

    靳流月失声道:“你竟然这么没良心!好吧,看在昨晚终于看了你一次好戏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完成了!等她睡醒,你会有一个和以前截然不同的虚清涵!”

    温言大喜,突然听出不对来:“等等,昨晚?你不是躲起来了吗?怎么会看到……”

    靳流月双颊瞬间红透,嗔道:“我就偷看了怎么的吧!上次你还是看我……看我……这回我怎么也要找回本来!”

    温言知道她说的是上次看她大跳脱衣舞的事,顿时心里一荡。

    这美女真心除了没胸以外,浑身上下都有吸引男人的本钱,比如温妈说的那个利于生孩子的特点。

    “吃早饭啦!”不远处,陆小蕊从楼梯口探头叫了一声。不过看到温言的刹那,她的脸颊瞬间红透,又赶紧缩了下去。

    昨晚的事她可是一秒都没忘记!

    靳流朋精神一振:“正好肚子饿,吃饭啦!”

    看着她走向楼梯,温言叹了口气,开门进入房间。

    床上,虚清涵鼻息均匀,安静地睡着。

    温言走到床边,眼中渐化柔情。

    清涵。

    无论将来会不会和你在一起,你永远都会是我心内不可替代的那个人。

    当然!现在我心内再不只有你一个人,我也会尽我全力,去疼爱她们!

    ……

    半年后。

    阳光普照的一天,下午一点正。

    天气已经到了最热的时候,女孩们纷纷换上最清凉的衣服,将自己的美丽借着炎热的名义,尽情地展现出来。

    平原市,原本是米氏大厦的那栋楼,上面的标识早已经改变,更换为新的名称。

    大厦底部,数以百计的人热闹地围在一起,聊得热闹非凡。

    而在众人不断望过去的大门处,此时摆着一个台子,不少人在上面忙忙碌碌,为今天的活动做准备。而在台子的后方,上面横悬一个华丽的大条幅,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一句话——

    温氏集团成立典礼!

    下面来看热闹的人议论纷纷。

    “……瞅见了没?上面牌子上的‘米’字改成‘温’字时,咱们平原市的电视台整整给做了三天的连续报道!”

    “嘿!废话!当时我还亲眼看到的!米家有几个人到了场,脸色那叫一个难看,就跟拿墨水涂了脸似的,嘿嘿……”

    “对了,据说当时温董买这栋楼花了不少钱,不过米家也不缺钱呀,怎么就卖给了他呢?”

    “不知道?嘿嘿,内情什么的问我正好。”

    “说呀!你丫再吊老子胃口小心我抽你!”

    “急啥?好东西当然要慢慢来……别别,我说还不行吗?这事还不就是钱的问题,据说米氏前段时间在国际上遇到了大麻烦,资金出现问题。这还不算,有人还在背后陷害米家,而且还不断恶意收购米家的股票,差点没把米氏集团给灭喽。偏偏米氏内衣这两年经营不佳,而温董听说以前和米家关系不错,于是大手笔,以二十亿的价格把米氏大厦给买了下来。”

    “什么?二十亿!这楼哪值这么多!”

    “这你就不懂了,楼不值这么多,但是人情值,温大老板是借这机会给米家送钱来着……咦?那边不是省长吗?连他也来了?!”

    “等等……省长旁边的……那个不就是那什么司令……”

    “靠!中军区的程总司令!”

    “那他旁边的那几个是谁?说说笑笑,看样子地位不比他低呀!”

    “我的天!温董面子好大,居然来这么多贵人参加典礼!”

    ……

    同一时间,在以前的米氏大厦、现在的温氏大厦二十六楼,已经被改造成菲雪美体高层办公室的楼层中,宽大的ceo办公室内,温言仰着头站着:“好了吗?”

    正给她打领带的陆小蕊认真地道:“还没呢!好啦好啦!”退开两步,忽然颊上微红。

    西装笔挺的温言透着平时难得一见的帅气。

    周围一圈人看着温言。

    关千千转头看旁边的米婷:“这家伙穿戴起来确实人模狗样的。”

    米婷顿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扶着她笑个不停。

    “小心点!”温言一脸黑线地看着两女,“笑岔气肚子遭殃,未来的两个小家伙要是就这么没了,我看你们还笑!”

    此时不只是关千千和米婷,在场的众女基本上都大着肚子,自然是温言的“成果”。听到温言的话时,米、关两女还没怎么,旁边的温妈忙道:“就是就是,别笑了,小心身子!”

    受邀来参加温氏集团的成立典礼靳流月心里怪怪的,看着米雪、米婷、关千千、冥幽等女仍和半年前一样,亲密无间地在一块儿,让从来笃信爱情只能唯一的她难免受到冲击。

    半年前,她还觉得这些妞在一块儿肯定会闹大矛盾,将来温言免不了受苦呢!

    温言这时欣然道:“今天除了温氏集团的成立典礼,我还有一件事要宣布,那就是温氏慈善基金会成立了!温妈,你就是基金会的荣誉会长!以后你可以用这个基金会建立一百个、一千个孤儿院!”

    温妈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事,惊喜道:“真的?太好了!”她心地善良,以前平原孤儿院衰落时她就想过要重建一个,没想到温言不只是给她一个孤儿院,而是一个基金会!

    温言看着她开心的神情,心情大好。

    基金会仍是由“取经”完成的姚奕做真正的会长,不过她性格那么好,肯定能和温妈好好地一起管理这个基金会。

    敲门声响起,外面传来牛小天的声音:“有贵客到!”

    温言扬声道:“请进。”这个时候客人都该在下面才对,等着他出去就开始今天的典礼,怎么上来找了?

    门开后,艳丽的孙菲和一位风韵迷人的中年女子走了进来。

    温言大讶道:“郁书记!”来的赫然是现任的省委书记郁宁。

    郁宁带着微笑上前,和他伸手相握:“你这么重要的事,我当然要来捧场。”

    温言由衷地道:“谢谢。”

    郁宁借着握手的机会压低了声音:“当然更重要的是来谢谢你,替我表弟报了大仇。”

    温言心中一动,也低声道:“王钟那小子死了?”

    郁宁点点头,眼中透出感激,松开手笑道:“典礼快开始了吧?我到下面去等。”跟众人打了个招呼,转身离开。

    她的表弟鲁波因为保护自己酒吧里的女孩,被水利厅厅长张泽威的小舅子王钟打死,温言当时和她做了个交易,承诺替她从王钟处回公道。后来王钟被释放后,温言依照承诺,不动声色地给王钟这罪该万死的家伙来了个慢性的脉气损毁禁制,使后者回家后慢慢陷入身体损害的痛苦中,不到一个月就卧床不起,但一直生不如死地拖着,现在终于一命归西,告慰了亡灵。

    见她离开,孙菲上前也和温言握手,满面春风地道:“温老板,以后多多关照呀。”

    温言苦笑道:“菲姐你也来逗我,玉莲妆业现在只是被我收购,但管理什么的我可没干涉啊。”

    孙菲嫣然一笑:“开个玩笑不许么?算啦,反正菲姐谢你了,以后有什么事尽管说,要以身相许也行哦。”最后一句压低了声音,听得温言哭笑不得。

    玉莲妆业因为出现恶劣的竞争对手,两个月前遇到了严重的经营问题,温言知道后,毫不犹豫地调用自己的私人资金帮她。最后孙菲感念他的恩情,将过半股份给了他,现在温氏集团才是玉莲妆业最大的股东和老板,但温言从没想过要抢她的东西,因此玉莲妆业仍是由她全权负责。

    敲门声又响了起来,牛小天在外面吆喝似地道:“三水重工赵董来了!”

    房门再次打开,众人转头看去,只风赵富海带着赵灵芝满面笑容地走了进来。

    不过看到周围这么多美女大肚便便的模样,赵灵芝神情有点古怪。

    温言松开孙菲的天津市手,迎了过去,二话不说,直接一个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