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八十七章 泄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因为担心自己部门里目前保密程度相当高的一个机密有被泄露的危险,刘老爷子也换了一副很严肃的表情,问沈一一:“沈一一同学,关于这件事情,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个信息?是不是有人之前告诉过你?”

    刘老爷子的声音紧绷着,可以看得出来他对于此事十分在意。这让一直在边上看着自己的孙女与这两位来自于国安系统的祖孙对话的沈海江也意识到了,可能自己的孙女之前说的那句话对于国家系统来说也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情。

    不过因为沈海江目前也无从判断,这件事情对于国安的严重程度到底是到达了哪一个级别。本着谨慎的原则,沈海江认为自己还是先看一看,不急着做出任何的表态比较好。等到摸清楚了老刘他们到底是在急些什么之后,自己再决定应该表个什么态比较好。反正老爷子秉持着一个原则,也就是不能让自己的孙女有任何的吃亏就是了。

    沈一一听到了刘老爷子这样问自己,倒是有一点不明白了:“告诉我?谁会告诉我?这不是敖天扬今天就在刚才告诉我的吗?我不是就是从你们这里得到了消息吗?您老人家问这个问题是怎么考虑的?”

    刘老爷子还是很严肃地说:“可是天扬他并没有告诉你对方的政治倾向,更没有告诉你他父亲是我们以前的人。他说的是他们是华侨而已。所以是谁告诉了你他们的政治倾向的。”

    刘老爷子认为这个问题十分重要。实际上华人的身份不会让那个目前自己的线人被排斥或是迫害,但是亲共的标签一定会。自从1965年之后,所有的有共产主义倾向的人都会被甄别,并被另眼相待,更不用说是担任军职了。苏哈托如果不是用自己对可能有共产主义倾向的人的迫害的坚决性向美国人交了投名状的话,以他的独裁统治,早就应该是美国人批评的对象而不是美国的盟国了。

    沈一一听了刘老爷子的理论之后,再看到了敖天扬也是在那里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似乎想要一个答案的样子,心里感到了好笑:“我有脑子,会分析啊。这些事情难道我就一定要听你们分析完了告诉我啊?我自己不会从自己对于那个国家和社会的了解作出我自己的判断吗?那你们也太小看我了吧?我好歹也是清华大学的高材生啊。我的智商也不低的好不好?”

    虽然还是对沈一一说自己是分析得出的结论的说法感到将信将疑,但刘老爷子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什么有力的证据来反驳沈一一的这样一种解释。有人家的爷爷沈海江这尊大神在这里,他也不可能采取一些什么问讯的手段来逼问沈一一。所以刘老爷子也就只能简单地问道:“哦?你对于印尼很了解吗?你是怎么知道他的爷爷是共产党员的?”

    沈一一回答道:“因为我知道印尼有1965年的屠华事件。同时我还知道当时被杀的华人都是和我们共产党是有关系的。确切的说,他们就是我们的革命同志,被党组织派到了印尼搞工作的。只是很可惜,他们失败了,也被我们党给抛弃了。”

    沈一一的声音很冷静,冷静到了在场的两位老革命听了她的话,感到了这个小姑娘似乎是在讽刺我们的党和政府一般。沈海江抢在了刘老爷子前面喝止了沈一一:“一一!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我们的党什么时候抛弃过人家?而且我们从来不搞干涉人家的内政的那一套东西的,怎么会介入到人家的革命里去呢?印尼共产党那是人家国家内部的自觉行动,和我们是没有关系的。”

    沈一一无意和自己的爷爷争论那段历史。实际上如果不是刘老爷子问起了自己是如何得出那样的推断的结论的,沈一一根本就不会把自己对于那段历史的认识和两位老人吐出。所以,她也只是点点头,对自己的爷爷和刘老爷子说:“每个政府对方都会有自己的那一套说辞的。就像美国政府也不会公开承认中央情报局不断地在一些国家里支持军事政变一样。有些事情是只能做不能说的。这很正常,在我看来也是每个政府应该做的事情。如果我们政府做了和美国政府一样的事情,我会很高兴还高看一眼。反而是如果我们政府恪于一些愚蠢的道德准则,不敢毅然做一些事情,我才会感到遗憾。至于不干涉主义,如果因为自己的能力有限而不干涉,我会赞赏;但是如果有能力而坚持不干涉,那我只能说很愚蠢。”

    沈一一的这一番话,让两位老爷子都有些无语。这样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对于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的按照共产主义接班人来培养的天才少女来说,那还真的是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反正在两位老爷子看来,要是对照一般的同龄的那些女生的想法来说,沈一一的三观怎么都让人感到有一点不正啊。

    不过两位老人也不是什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久居高位的他们从管理经验中知道,如果想要矫正一个人的三观的话,那花的时间可就不是一点点了。而且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可不是要培养一个又红又专的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啊。所以刘老爷子也只能看看沈一一,再瞅瞅沈海江,道个哈哈道:“老沈啊,你的这个孙女的话,还是很有冲击力的啊。”

    他的意思很清楚。看样子你沈海江的孙女也还是需要你平时多费心思,至少平时不要说出这些在政治上很容易被人攻击的话嘛。不然的话传出去,对你们老沈家也是会有一点影响的啊。

    沈海江则是苦笑了一下:“小孩子嘛,多少有一点叛逆的。他们说的话有时候就是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