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锡默尔斯多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称号!他作为苏军第一个荣膺此称号的坦克乘员而载入史册。

    而这个苏军第一个苏联英雄就这么半蜷伏在自己的面前,满是烟灰的脸带着一丝对生命的憧憬看着自己,仿佛自己就是他的保护神一般。

    冷静下来的陈墨转眼间就有些疑惑,要知道,亚历山大.鲍里索夫在卫国战争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是一名上士坦克车长了,而现在的情况明明是已经到了战争的紧要关头了,前面不远处可就躺着一辆正在冒着烟的is-2重型坦克的残骸,那个大家伙可是1944年春天才出现在苏德战场的的啊!而眼前的这个亚历山大.鲍里索夫只不过才是个上等兵,难道是同名同姓的家伙?

    没有再计较名字的问题,总算是对目前情况有所了解,认为自己这是遇到了传说中的穿越,而穿越到苏联卫国战争中某一处战场的陈墨回答道:“陈墨,来自华夏苏维埃政权的苏联留学生,开战前毕业于工农红军伏龙芝军事学院!”(ps:那时候伏龙芝学院到底招不招普通留学生,本人无从考究,权当是当时的苏联对华夏红军的帮助了!请读者大大不要计较。)至于会不会穿帮,陈墨到是没考虑那么多,毕竟现在是在战场上,能不能活着走出这个鬼地方还是个未知数呢!

    亚历山大.鲍里索夫听到陈墨的话,眼神中明显多了一丝崇拜,看得出来,工农红军伏龙芝军事学院的名头确实不是盖的!不过这伙计显然没发现陈墨话中的巨大漏洞,从伏龙芝学院毕业的人,好像最低的军衔也是个准尉吧!

    “下士同志,那边不远处就是咱们的师指挥部,要不咱们到那边去看看?”亚历山大.鲍里索夫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过了半晌才嗫喏的问道。

    这个消息让陈墨到是精神一阵,任你再是穿越众,再是对二战历史熟悉无比,在这个随时可能掉下一颗炮弹的战场上,都是些白扯淡的玩意儿,怎么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而目前自己和这个伪苏联英雄的处境无疑是属于最危险的那种孤军,如果能找到大部队的话,生存下去的希望无疑增大了许多。

    “亚历山大,我可以这么称呼你吗?”陈墨不是磨叽的人,立刻问道。在得到亚历山大.鲍里索夫的点头同意后,接着说道:“师指挥部现在是什么情况?离这里还有多远?”

    亚历山大.鲍里索夫脸上带着悲伤说道:“师指挥部现在的情况我估计应该不是太好,因为我是师预备部队的,我们出发的时候,德国佬的坦克已经逼近了指挥部,我的坦克被德国佬的一辆38t打断了履带,我们修理履带的时候,被对方的火炮覆盖了,我侥幸逃了出来,我的战友们都......”

    陈墨拍了拍亚历山大.鲍里索夫的肩膀,说道:“不要悲伤了,现在也不是悲伤的时候。走,我们一起到师指挥部去看看,或许能找到一辆还能开的起来的坦克!”

    在亚历山大.鲍里索夫的带领下,两个人如同经过猫窝的小老鼠,在残垣断壁和各种战车的残骸间,战战兢兢的向师指挥部的位置跑去。

    十多分钟后,一片明显被集群坦克蹂躏过的建筑物出现在陈墨的眼中,亚历山大.鲍里索夫明确无误的告诉他,这片已经看不出原来样子的建筑物就是师指挥部。

    失望至极的陈墨抱着一丝侥幸的希望,努力的翻动着那些被无数炮火蹂躏的一塌糊涂的建筑残骸,一旁的亚历山大.鲍里索夫同样徒劳的做着同样的动作。

    忽然,一丝微弱的呻吟声传进了陈墨的耳朵,这让陈墨如同受了惊的兔子一般,迅速的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扑去。

    这个地方应该是一幢建筑区的楼脚,一块不是很大的混凝土石板斜斜的搭在半截没有倒塌的墙壁上,形成了楼板和地面之间的那丝空隙。

    等陈墨和亚历山大.鲍里索夫用力将那块保命的混凝土石板挪开之后,一个双腿从膝盖位置消失、左臂变成烂泥、浑身上下都在泛着血沫的苏军坦克部队少校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少校已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但他却不知道用了从哪里来的力气,用他那唯一完整的右手从自己的衣襟中抽出了一叠沾满了血迹的文件,眼睛死死的盯着陈墨。

    不知名字的少校手中的文件并没有递出来,因为他那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留恋的眼神永远定格在了那一刹那间。

    陈墨轻轻摘下了军帽,长出了一口气,伸手从少校的手中将那份文件拿了起来,打开后,一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图出现在了陈墨的眼中。

    锡默尔斯多夫!

    lt;/agt;lt;agt;lt;/agt;;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