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危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午后的一缕阳光穿过木窗,照在土炕上,叶云扬睁开半闭的双眼,打量着既熟悉又陌生的环境。

    旁边的旧木桌上,一只陶琬冒出些许热气,那是半碗被称之为药的黄褐色液体,耳边还萦绕着送药少年的憨声叮嘱。

    良久,他猛地坐起来,端起陶琬将苦涩的药一口喝光,呲牙咧嘴道:“既来之则安之,就不信以我叶云扬的一身本领,在这里闯不出一番事业。”

    说完,他翻身下炕,不经意牵动后脑和身上的伤,疼得他差点儿没叫喊出来。

    他原本是一个美术系研究生,秉承家传技艺专攻国画,由于成绩优异而留校任教,正是大展宏图的时候,却稀里糊涂的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是圣天大陆,他现在的身份,是大汉帝国附属东平国泰延府丰安县暮山镇大槐树村的……农民子弟。

    之所以厚着脸皮加上子弟二字,是因为这具躯体的原主人今年才十七岁。

    整天被一群漂亮女生围着的副教授,变成一个连狗都嫌弃的穷小子,他足足用了两天时间,才将这个观念转变过来。

    说实话,也是被逼无奈。

    要说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还真有些传奇色彩,有个女学生送给他一枚家传古印,赏玩时他发现有一处瑕疵,作为篆刻爱好者当然做不到无视,便拿出心爱的刻刀,小心翼翼的纠正那处错误,结果刻刀刚刚接触到印章便光芒四射,紧接着他就晕过去了,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身处异世。

    两天前的晚上,身体的原主人在家门口被人一砖拍倒,在接下来的拳打脚踢过程中,十分幸运的一命呜呼,他就是那个时候附身而上,成就了现在的叶云扬。

    后脑上挨的一板砖很重,留下两寸余长的伤口,身上更是几十处淤青。

    吱呀……

    门轴转动,破旧的两扇木门分左右打开,清新空气扑面而来,他精神一振。

    破败的小院,低矮的围墙,一棵算不上茁壮和茂盛的老槐树,加上三间五面透风的破房子,就是他拥有的一切。

    刚走到院子里,象征性的活动两下,便有一个声音从墙头传来:“云扬哥,你怎么下床了,大夫说你受伤不轻,躺着会好的快一些,对了刚才的药你喝了吗?”

    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人如其名叫王虎,是叶家的佃户兼邻居。

    “喝过了,老是躺着很不舒服,出来透透气。”叶云阳笑着说,然后问:“家里就你一个人吗,王叔和王婶呢?”

    虎子回答说:“爹下地干活儿去了,娘去镇里赶集,顺便给云扬哥抓药。”

    多年来,叶云扬一直受到王家的照顾,两家名义上是雇主和佃户,实则亲如一家。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嘈杂的脚步声,十几个人陆续走进小院,为首的是个老头儿,手里住着拐杖,一脸趾高气扬的表情,看到他站在院里而不是躺在屋里,皮笑肉不笑道:“大侄子,病好了?”

    “劳烦族老关心,已无大碍。”叶云扬面无表情道,不是他不懂得尊老,而是在他继承的记忆中,这群老家伙根本不值得尊敬。

    大槐树村以叶姓为主,同属一脉,族老叫叶德荣,相当于村主任。

    很显然,他并不打算跟对面的晚辈客气,直接开口道:“大侄子,你父亲已经失踪了十年,你又少不更事,经过商议我们决定收回你家的田产,充为叶家的族田,当然我们也不会不管你的死活,每年给你谷子三百斤,外加二两银子的零花钱。”

    马上有人附和道:“云阳,这可是为了你好呢,你小小年纪没有管理佃户的经验,早早晚晚得被人骗,所以还是把田交给我们管理,你什么都不用管,还衣食不愁,多轻松啊。”

    叶云扬的脸骤然变色,父亲离家之时,留下二十亩良田外加十亩林地,一年的收入在三十两以上,三百斤谷子最多值一两银子,加上另外的二两也才三两而已,拿三两换三十两,你们也太异想天开了吧。

    看着一群老狐狸,他沉声说:“田是父亲留下的,他走之前,明确交代给王猛叔一家打理,你们其中的几个人还为此做过见证,所以我不打算改变父亲的决定。”

    族老叶德荣本以为他会乖乖就范,没想到他断然拒绝,冷笑着说:“大侄子,你爹叶峰已经失踪了整整十年,不是大伯我咒他,这么长时间都到都杳无音讯,肯定是凶多吉少了。你家的田是当时他成为灵图武者时,族里奖励给他的,现在他死了,根据族规我们有权收回。当然,如果有一天他回来了,这些地还是你们家的。”

    叶德荣所言,的确是叶氏一族的规矩,圣天大陆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在战争中失踪超过十年的人,可以被认定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