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九章 全文结局 我会爱你到永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那几本书后来被君喻翻阅地稍微卷起了页角,每一页都有用黑笔划线标注的笔迹,看得出来这几本书君喻没有少看,每一行字每一个字都是经过认真阅读过的。

    连以前上学读书,在集团里阅读文件合约,都没有这么仔细过。

    更甚者,很重要的孕妇需要注意的东西,他在电脑中用黑体字加粗打印出来,一张一张,厚厚一叠。

    从穿衣住行,饮食用度,他都注意到了每一个地方。

    何姿看着他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很是熟稔,笑着开玩笑说,好像你生过孩子似的。

    一举一动真的像生过孩子颇有经验的老妈子,无所不知。

    君喻摸了摸她的头发,也不管她在心里是如何说的,只把一杯热牛奶放在她嘴边,这是每天一定要喝的。

    怀孕三个月里,君喻在她身旁寸步不离,细致地照顾着她的生活起居,早晨牵着她的手一起外出散步,晚饭后和她一起听着音乐。

    听说音乐可以沟通孕妇和胎儿之间的感情,既起到改善情绪状态的医疗作用,又起到陶冶情操、美化心灵的美育作用。有利于胎儿的发育,俗称“胎教”。

    何姿刚开始是没有想到那么多的,只是纯粹地喜欢听音乐,边看书边听音乐挺好的,心情得以平静下来,后来君喻在电脑上看到类似的文字后,才反应过来。

    君喻是早就知道了的,所以每晚都会放轻缓的音乐给她听,想到的比她周全。

    孩子在腹中与外界是有某种奇妙的共知联系的。

    何姿看着君喻,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你这个父亲当得可比我清楚多了,他可真有福气。”

    自从怀孕后,她里外还真是透着傻里傻气。

    君喻伸手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有你这样一个母亲是他最大的福气。”

    她的肚子还不是很大,可衣服终究都是要穿的宽松,材质柔软。

    和别的孕妇相比,何姿算是幸运的,起码她的体重还和之前差不多,一点不用担心产后恢复身材的事。

    吃得多,睡得也多,怎么一点也胖不起来呢?

    小时候懵懂的年纪里,何姿的梦寐以求是当一个小胖子,小胖子多幸福啊,吃了睡,睡了吃,吃了再睡,软软一团窝在角落里吃什么都行,被大人抱在手里都是暖呼呼的。

    小胖子的身上可以用上的词语大多是可爱,就是没有人说过何姿可爱,可爱好像离她很远,越远就越是想要得到。

    所以在之后的日子里拼命的吃,放开了吃,把肚子吃得圆滚滚的,只等着发酵变胖。

    外婆实在看不下去她这样犯傻了,拉着她的衣领子拎到腿上,故作惊怕地吓唬着她,说吃成胖子的小孩子都是要被人做成包子的,上屉蒸,蒸成肉包子被人吃掉。

    何姿真有些怕了,会被人吃掉?当成包子?

    外婆说的跟真的一样,说时间一到,你就会和其他小胖子一起在夜里被丢到蒸屉里去了。

    她吓得连忙将手里的馒头丢在了桌子上,再也不敢吃了。

    那天晚上,她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见自己变成了胖嘟嘟的肉包子,和别的包子一起被扔进了蒸屉里,滚滚的白烟热气熏了上来,热得不行,还没等她回过神,就被人握在了手里,一口一口吃了下去。

    惊得她一觉醒来,冒着冷汗。

    直往外婆的怀里钻,吓得不行,小声断续地呢喃着。

    外婆也知道她是做了噩梦,疼惜地把她搂在怀里,轻拍着安抚,“没事了,梦都是假的,外婆在这呢。”

    那年冬天,也很冷,屋子里生着煤球,厚厚的被子里她觉得外婆的怀里是最暖和的。

    现在,是君喻搂着她在怀里,君喻的怀抱和外婆的虽然不一样,但温暖是一样的,让她格外贪恋。

    怀孕五个月时,君喻带着何姿去医院做定期检查,医生给她做着检查。

    通过B超的显示屏,君喻第一次看到了腹中孩子的模样,很小,却格外亲切。

    那种亲眼隔着机器屏幕看见肚子中他,感觉是很奇妙的,和隔着肚子抚摸他的感觉不同,兴奋之情难掩。

    何姿的嘴角一直噙着笑,看着那个孩子。

    医生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见到这对夫妇,男的气质不凡,女的清丽温和,让人一次很容易就记在心里了,两人的每个不经意的微小举动都能让人感受到两人之间的情感至深,很是赏心悦目。

    婚姻一下子变得让人向往起来,生活是可以和想象中一样幸福的,只要遇上了对的人。

    一张B超照片,何姿拿在手里许久都没有拿开过,指尖摩挲着上面的影像,就好像真的摸到了孩子。

    “你说,他是男孩还是女孩?”她抬头看着他,问道。

    君喻看着那张照片,淡淡地笑了,“男孩女孩都好,最好是女孩。”

    眼眸之中,满满是对孩子的父爱。

    他在说这句话时,何姿不禁想起了许多年前,他也曾说过女孩最好,因为女孩是父母贴心的小棉袄,可以多陪陪父母,女孩最暖心。

    做完一系列的检查,检查结果显示:肚子里的胎儿很好,预产期预计是明年一月中旬。

    离开医院时,何姿和君喻也没有问过孩子的性别是男是女,都不重要,同样都是属于他们的孩子,留个惊喜到生产后也好。

    古淑敏也经常打电话和何姿聊天谈心,问她在那边过得如何,心情好不好,环境如何,还问君喻有没有照顾好她,尽管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古淑敏每次也还是会问,只因为无时无刻不在记挂着她。

    偶尔和别人一起喝下午茶,其他人都会问起她的媳妇,怎么常常都没看见?丢下她这个婆婆。古淑敏是不把这事放在心上的,每次都替着何姿说话,其他人见她次次都这样维护着儿媳,不禁笑着打趣道:“你这个婆婆当得太好了,远远超过亲妈了。”

    多久不见了,心里总是在记挂着何姿,等着什么时候,君遥的身体状态好一些,和他一起去圣彼得堡看她。

    何姿每次和古淑敏通电话,花费多数超过半小时,还挂不下来,握着电话听着古淑敏在那边说着话,几天里发生了什么趣事小事,古淑敏都会拿来和她聊一聊。

    她也多出了趣味,嘴角总是津津有味地笑着,是真的沉浸其中。

    君喻几次放话给她,最多只许四十分钟,不能打太久的电话,需要休息。

    何姿每次都满口答应,可是一旦接起电话来,时间对于她和古淑敏都忘了,聊得入了神,时间超出了也不知道。

    每次都是君喻一边耐心地哄着,一边才把电话不舍地挂了下来。

    电话辐射大,不能打太久。

    后来电话不打了,改上网视频聊天,坐在电脑前可以看见彼此的脸,聊天多是她说她听,点头应着。

    君喻觉得,自己的母亲俨然已经成了何姿的母亲,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两人都聊得这么好。

    时间都是在君喻的手中控制着的,每次到了时间,都是君喻最犯难的时候。

    这天,何姿上了网,和古淑敏在网上视频。

    几天不见,古淑敏看着那边的何姿,总觉得瘦了些,嘱咐她要多吃些。

    怀孕的事至今还没有告诉他们。

    那张医院的B超照片静静地放在电脑旁。

    君喻看着母亲,有些事是时候该说出来了。

    “妈,以后让小姿少和你时间聊天,每次聊得都不肯休息了,明明那么嗜睡,还爱吃酸的。”这话虽没有明说,但其中道理一想便都能轻易明白了。

    古淑敏也是个聪明人,君喻稍稍一讲,她立刻想到了些什么,初想到时,有些不敢想象这个巨大的惊喜,捂着嘴惊叹道:“你说······,你的意思是······。”话说的断续,她不曾这样的。

    很想要抱上孙子,可当事情真正发生时,兴奋之情大大漫出了她的心。

    “嗯,五个月了。”君喻点头看着何姿承认了。

    “什么时候知道的,也不早些和我们说!”这话说出难免会有埋怨之意,早说出,也不会到这时才关心。

    现在讲出来也不晚。

    “你们先等一下,等一下别离开!”古淑敏喜不自禁,连忙抛下一句话匆忙离开了电脑,看来是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君遥了。

    这个孩子无疑是他们全家人的掌上宝。

    果然,没过多久,君遥也坐到了电脑前,眉眼带笑,显然是因为欢喜的缘故。

    但终归克制一些。

    “都怀孕了,就要小心些身子,让君喻小心照顾你,别太累了。”君遥一字一句耐心叮嘱道,虽然话语平常,但对子女的关爱之意溢于言表。

    古淑敏一直看着何姿,恨不得现在立马飞去圣彼得堡亲自照顾她。

    感动之余许久都没有说话,她用手背擦了擦眼角,把脸转到了一边。

    “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君遥和蔼地问道。

    君喻淡淡回答道:“没有问。”

    君遥点了点头,“男孩女孩都好,家里到时候要热闹了。”

    计算着日子,估计明年一月孩子出生,明年家里要添上一个新成员,家里也要变新了。

    古淑敏调整好呼吸,笑着对着那边的何姿说:“你等着,妈妈等安顿好这边,就去那里照顾你和孩子。”

    何姿点了点头,心头一时暖意无尽。

    宁单来俄罗斯参加一个为期三天的学术会议,会议结束后顺便飞来了圣彼得堡,来看看君喻和何姿。

    毕竟几个人好久不见了,没有了君喻,韩逸他们,T市都变得索然无味,冷清得太多,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昔日的几个人中,他还是一个人。

    在这座陌生繁华的城市,见到了挚友兄弟,一下子就变得熟悉起来,渐渐地就有了温度。

    宁单亲自上门,当见了君喻,话还未说出口,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是属于男人之间最灵妙的动作。

    “快进来。”君喻见了他来,言语熟稔,嘴角含笑。

    男人的话不多,一切尽在意重,一转眼三十多年了,都懂。

    何姿从厨房的柜子中拿出了好久没有用过的咖啡机器,因为她和君喻都不喝咖啡,所以机器一直闲置着放在柜子中。

    多年的相处,深知宁单的习惯,他喜欢喝咖啡,至于是因为繁杂工作而喜欢上的,还是个人单纯喜欢就不得而知了。

    庆幸家里准备着咖啡豆。

    她亲手研磨咖啡豆,味道醇厚,很香,一系列的步骤也很熟练。

    尽管不喜欢喝咖啡,可是研磨咖啡泡咖啡的手艺也是跟着君喻学起来的,慢节奏的东西,她都喜欢,不紧不慢,仿佛能在时光中晕染开来黑白的交错。

    当初纯粹是兴趣所致,多做了几次,咖啡做起来也是有模有样的。

    一杯咖啡泡好了,她端到了桌上,不加奶不加糖。

    宁单见了她,只是一眼就能明显地感觉到她不一样了,和在T市的何姿不一样了。

    “恭喜你们了,要当爸爸妈妈。”他真诚地祝福道。

    君喻点了点头,“你也要加快速度,不要太落后了。”

    韩逸和梅婧已经在他前面,只能说不要太落后了。

    “尽量。”

    “孩子满月酒时,不要忘了发请柬给我,我到时候一定会来。”

    何姿笑着看着他,“一定。”

    孩子的满月酒怎么能少了他呢?

    只希望在满月酒席上,他不再是独自一人前来才好。

    怀孕六个月,何姿在家里呆不住了,和君喻开始注重一些公益事业,帮助一些可怜的孩子。

    通过每天的报纸,摄像师镜头下真实现实的呈现,很多吃穿发愁的孩子无学可上,家里正剩下花甲年迈老人,摇摇欲坠,生活的重担沉重不堪,偏就那些孩子的眼神很是清澈天真,这是无论如何也换不来的,笑着面对每天的生活,仿佛那些沉重的困难一下子就都烟消云散了,只不过是老天一时无聊开的一个玩笑罢了,等着笑够了就好。

    何姿被触动了,决定要帮助他们,不过是临时起意的。

    把这事跟君喻说,他也是完全赞同的。

    这些钱,对他们来说可能不算什么,可对于那些孩子来说就是救命的钱。

    无名无姓,把这笔钱通过爱的名义捐献了出去,给那些孩子买新衣新书包文具,吃上热腾腾的饭,剩下的钱建一所好的学校。

    他们事先预想的,最后都一一实现了,孩子们的生活好了太多。

    孩子们都在感激着这个无名的好心人,尽管不知道是谁,但他们还是集体画了一幅画,一起在媒体的镜头前羞涩地表达着谢意,愿望微小,却总能让人心生动容。

    何姿看见了邮寄来的那段VCR和一张张稚嫩的画,看着看着,从那上面仿佛可以生出一束束面朝太阳的向日葵。无限美好。

    君喻私下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又资助了一些国内外的福利院和学校,投入了大量资金,只希望孩子可以更好的成长。

    在某一天,她还和他一起去过资助的福利院,那里都是活泼的孩子,纯洁地像个小天使。

    孩子们一见到他们,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可三言两语之后,就莫名亲切了起来,在他们的腿边奔跑嬉闹游戏着。

    亲切地唤着他们,嗓音恍若天籁。

    和他们在一起,看到了孩子眼中的世界,多姿多彩,何姿的心情一直很好。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君喻常把何姿的照片拍下来,用电子邮件发给国内的母亲的看,以解她的相思,自己也留下一张。

    渐渐的,照片已经集成了几本高高的相册,厚厚地累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