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三十章 大结局之番外 完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而墨暖心却是翻着白眼,抖落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凌风,平常看着话也不多,怎么这会儿就变得这么闷骚啊?

    娘子,还用那样的语气叫出来,她真的是差点吐出来,咳咳。-< 情 人 阁 >-00100

    不过,可是很久都没有让她遇到过这么肉麻而激动人心的事情了,所以自然是要过足戏瘾的。

    现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破功,应该要继续演下去。rk0d。

    坐着不动,便是最好的选择,床榻上的人没有一丝反应,凌风不禁有些微微的紧张了,难道,琉璃不喜欢这样的称呼?

    压抑着心中微微的紧张,他再一次开口,“琉璃——”

    墨暖心强忍着已经滑到嘴边的笑意,依然巍然不动的坐在那里,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

    不得不说,凌风真的是慌了,他什么时候碰到过这样的情况啊,这辈子也没有碰到过一次。

    此时,他有些六神无主,不知道怎么样做才是对的,嗫嚅犹豫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而躲在一旁的琉璃肠子都快悔青了,方才,她为什么要答应那个无聊女人做这种事?

    他怎么可能不紧张,站在这里,她甚至能清楚的看到他额头上冒出的细碎汗珠,再看一眼,心中便是一阵心疼。

    最终,他道,“这个时候我是第一次经历,不知道怎么样做才是对的,所以所以你不要生气”

    闻言,琉璃又是心疼又是好笑,这个时候他要是敢经历两次,看她怎么样收拾他!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那那我先掀开盖头了”凌风有些语无伦次了,这辈子,他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墨暖心已经快要忍不住了,真的太好笑了,真不愧是木头,多可爱!

    没有言语,他便当作是默认就好,一步一步,凌风缓缓的向前靠近着,甚至,他能听到心跳声。

    墨暖心的嘴角流露出了一抹笑,她真的有些期待,当盖头掀开时,凌风会是怎样的一番表情。

    两步,三步,四步,当盖头掀开时,凌风完完全全的怔愣在了原地,像是被雷劈中了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盖头下的人不是琉璃而是皇后娘娘呢?

    正在凌风百思不得其解时,墨暖心却是扬起了一抹恶作剧的笑,声音娇柔无比,“是不是该洞房了?”

    凌风更加惊愕了,连动都不敢动一下,随即,他感觉到一阵冰冷的寒气迎面而来,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果然,下一秒,低沉的暴吼声就从宫殿外传了进来,“墨心暖!”

    闻言,墨暖心的身子不禁也跟着颤了两下,想当初,她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这个死男人把她的名字叫做墨心暖,可这会儿听着,怎么就这么可怕呢?

    舔了舔唇瓣,不敢再捣乱下去,她身子一弯,就想要逃离事发现场,但却还是晚了一步,整个人像只兔子被人提着衣领给揪住了。

    “你怎么来了,这会儿不是应该在招待大臣么?”扬起了一抹讨好的笑,墨暖心两手落在了他的衣袖上。

    耶律璟却丝毫不领情,只是冷笑着反问,“你也知这会儿是招待大臣,恩?”

    “你招待大臣,我觉得有些无聊,所以才会跑出来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伸手不打笑脸人,她都已经异常乖巧的认错了,他难道还要揪着不放么?

    “那你告诉朕,你都做了些什么?”他俊美好看的脸庞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淡漠的和她翻着旧账。

    墨暖心,“”

    她做的这些事能说么?能说么?能说么?

    “说不出来?”他却是一脸的了然,从薄唇中溢出了一声轻哼。

    “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她赶紧道歉。

    可是她的信用度在某人心中早已化为零,不和她啰嗦,伸手揪住她的衣领,直接便带出了房间外。

    “耶律璟,你松手了,这个动作好难看,你能不能换个漂亮一点的?”

    “”

    “你听到我说话没有,我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

    争吵声越来越远,房间中的两人才回过神,琉璃咽着口水笑笑的看着凌风,可凌风根本就不领情,衣袖一甩,也不理会她,倚在了床榻上。

    讪讪的摸了摸鼻子,琉璃在心中将墨暖心好好的诽谤了几遍,笑着脸站到了床榻边,“我发誓,那绝对不是我的主意!”

    凌风心中自然恼怒,没有理会她。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你也要这样跟我生气吗?你都没有提亲,也没有送我定情物,我都没嫌弃,你还要生气吗?”

    琉璃一脸的可怜,语气中更是充满了无辜。

    说到这里,凌风有些理亏了,轻叹一声,起身,将琉璃抱到了怀中,“下一次不准再胡闹。”

    琉璃喜笑颜开,连连点头,这一次都后悔了,哪里还会有下一次。

    再说另一旁。

    被人拧着到房间后,墨暖心喘了一口气,还未来得及言语,便已经被扔到床榻上,然后几声清脆的响声响起,她伸手捂住了臀部,哇哇乱叫,“耶律璟!”

    “这种事若是还有下一次,朕便将你的臀部打肿”

    新娘只能让新郎看到,这是只属于他的权利,她竟然敢,竟然敢对另外一个男人说要洞房!

    心中这样一想,不觉又气怒了一些,一手又落了下去,吃痛,墨暖心委屈的抿着嘴,却也不敢开口。

    毕竟这一次,是自己错在先。

    怒火渐渐散去,耶律璟看到她委屈的脸颊,黑眸中闪过了一抹无奈,又心疼的将她抱起,“疼?”

    “疼,很疼!你下手竟然那么狠重!”墨暖心每一句都充满了指控,呜呜咽咽的,可是,他的力道又怎么会重呢?

    宠溺而无奈的叹息一声,他将她的身子翻过,让墨暖心趴在腿上,然后轻轻揉着她的臀部,一下一下。

    立时,墨暖心的脸颊像是充血一般,红的厉害,身子却更是僵硬的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他怎么怎么什么地方都乱揉啊?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