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八章 血将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崇阳派向西百里外,青山莽莽,一条湍急的大河自东向西流淌。

    九道各色光芒划过天际,落在一处山崖之上,正是五大门派之人,只见山崖之上,智海早已面朝大河,闭目盘坐于此。

    “智海,那魔头呢?”张扬语气不善地问道。

    “阿弥陀佛,众位来晚了。”

    “来晚了?什么意思?难道那魔头被你除掉了?七窍玲珑心呢?”张扬阴沉地问道,其余人闻之,也是神色紧张,而赵柔儿则是感到一阵眩晕。

    “阿弥陀佛,施主执着了,老衲并没有得到七窍玲珑心。”智海的语气一直很平静,但是,却少了一丝生气,众人一惊,似乎看出智海的异样,和尚子然扑了上去,叫道:“师父!你怎么了?”

    “善哉,善哉,徒儿不必伤怀,为师即将圆寂,荣登极乐世界。”智海安慰子然后,又说道:“诸位施主,可能要失望了,贫僧拼死重伤了那魔头,却还是让他逃了!阿弥陀佛~”赵柔儿顿时从眩晕中醒来,心里暗暗地欣喜。

    “逃了!往哪里逃了?”张扬继续问道,智海生机已经完全流逝,散发着一股枯寂的气息,但他的意志一直保留在身体当中,忽然,他的意志仿佛升起天空,飘向极乐,空寂飘渺的一段佛经在莽莽青山中响起。

    “觉知多欲为苦,生死疲劳,从贪欲起;少欲无为,身心自在。觉知心无厌足,惟得多求,增长罪恶;菩萨不尔,常念知足,安贫守道,惟慧是业。”

    “阿弥陀佛,生又何尝生?死又何尝死?”

    智海仿佛已经走远,但他的声音始终在青山间回响……

    一阵噼啪之声,智海的肉身坍塌了下去,极速萎缩,转眼间变成一具枯骨,和尚子然静坐旁边,默念着佛经。

    众人对智海的逝去默哀了一阵,对于那段佛经,或有所悟,或有所悟而不悟,或不屑有所悟,然后,众人商量着如何解决智海给他们留下的难题,最后决定分头寻找重伤的魔头。

    众人离去,东方静见赵柔儿不动身,问道:“柔儿,有事否?”赵柔儿回道:“师父,我想跟智海师傅道个别。”东方静见她有些哀伤,点头嘱咐道:“嗯,如果你发现了魔头的踪迹,不要轻举妄动,要发消息给为师。”看到赵柔儿点头答应,她便飞身离去。

    东方柔儿来到智海尸身旁,深深地鞠了一躬,这时盘坐的子然开口说道:“东方施主,为师身前要小僧告诉你,万法皆生,皆系缘份,缘起缘灭,缘聚缘散,一切都是天意,望施主顺应天意,勿要强求。”子然似乎经历了师父的逝去,有所顿悟,此时浑身散发一股大悲宏愿的气息,让人平静安详。

    “谢谢!”东方柔儿再次深深鞠了一躬,不仅是对智海颇有含义的指点,还是智海将傻蛋的去处隐瞒,都值得她对这位神僧怀有深深敬意。

    鞠完躬后,她轻轻地后退,转身离去,刚飞身而起,耳边就传来和尚子然的密音:“东方施主,可以沿河去找。”顿时,她惊喜万分,回头看来一眼山崖上那师徒俩身影,内心深深地感激,然后,沿河找去。

    山崖之上,只见智海的一根手指指向对面的大河,就在子然告诉东方柔儿之后,突然,啪的一声,智海的尸骨全然崩散,一颗青玉色的舍利躺在杂乱的枯骨间,子然默默地包裹起师父的骸骨和舍利,朝着西方而去。

    …………

    张家屯,灾难已经过去一天,人们收拾起悲伤,开始重整家园。

    这次灾难中,由于屯里的乡亲们都及时躲进地窖中,所以基本上没有伤亡,只是部分房屋坍塌了,不过,张叔公一家却遭受了重大打击,儿子张天赐不知所踪,还有乐于助人的阿宝丧命,都是屯里的好人啊,大伙都感到很伤心。

    “太好了,我找到那半颗血莲子了。”张诚兴冲冲地跑进病房,病房内,温慧和铁牛都坐在一张轮椅上,张小苗正给还在昏迷中的张庭伟喂药,听到张诚的呼喊,顿时,高兴地问道:“真的,在哪找到的?”

    “在那个黑脸道士的尸骨中找到的,这下城主的伤势就能好的更快了。”张诚将半颗血莲子拿出,递给张小苗。

    “嗯,不仅我爹能好得快点,就是我娘和铁牛也能快些好。”张小苗接过血莲子收好,她常年在张天赐身边,医道一途自然有些火候,如今所有人的伤势都由她一个人来照顾。

    “唉!你哥化身成魔,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如今,我们又是些伤残之人,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你一个人的身上,丫头,真是苦了你了。”温慧心疼的说道。

    “娘,只要你们在苗儿身边,苗儿就不苦,等您和爹的伤都好了,我们就去找回哥哥,好不好?”张小苗被触动到柔弱处,上前揽住娘亲安慰地说道,双眼却被雾气打湿。

    张诚和铁牛默默地看着这对相互依靠的女人,感到一阵自责和悲愤,恨自己身为一个男人却无法承担起本该他们的责任,反而,要一个弱小的女孩来照顾。

    呃咳~咳~咳~

    一阵咳嗽声惊醒房间里伤怀的人们,张小苗惊喜地扑倒床边,看着已经张开眼的张庭伟,惊喜道:“爹!您醒了!”

    ……

    河水清清,清澈可见小鱼儿在自由的觅食,河滩之上,河蟹横行,一个巨大的障碍物挡了去路,它闻闻嗅嗅,然后,直接爬了上去。

    一道白素飘渺的身影落到河滩上,“傻蛋哥哥!”赵柔儿奔到张天赐身旁,他身上的河蟹被惊吓地逃跑了。

    东方柔儿温柔地把贴在他脸上的乱发柔顺,露出一张俊朗坚毅的脸庞,曾经无数次幻想他们再次相见时,他会长什么样,如今,她细细地看着这张脸庞,和想象中的如此相像。

    她痴痴地抚摸着他的脸,泪水趟过脸颊,落到他胸膛的飞马玉佩上,往事如潮水般涌来……

    小巷,垃圾遍地,寒风瑟瑟,一个脏兮兮的三岁小女孩在寒风中发颤,眼神中满是怯生生的泪水,一群小乞丐钩钩怏怏的游荡到这里。

    “咦,这里有个小女孩,哎呀,衣服蛮好看的!拿回去给我弟穿!”一个瘦小的十几岁的乞丐凑了上去,在小女孩眼里却是庞然大物,发颤得更厉害。

    小女孩毫无反抗的被他们扒了身上漂亮的小棉袄,所在角落里像只小苗,小乞丐们满意的摇摇晃晃的走了,只有一个五岁大的小乞丐留了下来。

    他脱下自己的烂棉袄给她裹上,小女孩大大的眼睛闪烁着泪花看着他,他一脸憨笑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或许是小乞丐的笑容让她感觉到温暖,她颤声道:“柔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