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花铃的一天 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此时花铃渐渐被眼前的打斗吸引了,毕竟很少人会在大众下随意亮出自己的绝技,绝技是对能量运用的极致。力者的绝技通常是一种状态,将体内的能量通过特殊的形式散布全身,从而得到不同的效果。绝技一般是对某方面的增益效果,从而得到增强战力的效果。这与术者的禁术相对,禁术一般是极度透支能量甚至是生命力来得以完成的术式。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绝技,一般是自己通过修行得来的感悟,从而完成绝技。

    绝技对于力者来说,这就是天才的代名词。只有极有天赋的人才可能修成绝技。不过一些天赋不足的也可以借鉴甚至模仿学习别人的绝技,只不过学习模仿来的不一定是最适合自己的,并且很难将绝技修到更高的层次。

    “光明骑士”西弗斯用出了自己的绝技,只不过这个绝技并不完善,缺乏实战的磨练。西弗斯全身如同被镀了层金光,仔细看才能发现那层金光有铠甲的模样,气刃打到光甲上别消失了。

    西弗斯静静的站了起来。

    西弗斯闭上了双眼长剑如同有灵,飞回了西弗斯手中,其实是西弗斯使用体内的能量沟通自然界中的能量,化能量为线将剑扯过来的。此时长剑在金光的包裹下显得更加宽厚。

    ”为忠诚而战。“西弗斯双手持剑,竖剑身前,一声高喝。

    荷鲁斯明白自己最艰难的时刻来了。荷鲁斯拿回了自己的巨镰,静静地站在西弗斯不远的前方,小心的等待西弗斯的进攻。死神索命,是不需要奔腾的。

    西弗斯猛地睁开双眼,双手持剑前冲。西弗斯此时忠诚于剑,他相信,在自己的剑下,一切都会被横扫。

    西弗斯的剑与巨镰相交,火花四射,鸣起脆响,荷鲁斯将自己的左眼应用到了极限,小心翼翼的与西弗斯交战。此时西弗斯拥有着更快的速度,更强的力量。

    巨镰显得很是笨拙,完全跟不上西弗斯的速度。荷鲁斯身上伤口在一个又一个增加。

    荷鲁斯持镰连续退了几步,和西弗斯保持一定的距离。”看来要嗜血了。“荷鲁斯喃喃道。

    荷鲁斯让手中的巨镰悬浮在空中,手心几条黑色的丝线附着在巨镰上,巨镰形态慢慢改变,死神之镰越来越小,最终只有普通的割草用的镰刀那么大小,不过镰刃仍然是双面的,只不过多了些锯齿。而且镰柄上多了根黑色的长线,那线正是从荷鲁斯手心出来的。

    ”这镰名为嗜血。“荷鲁斯说了一句。便倒提镰刀抢攻。

    花铃双眼放光,喃喃自语:”看来不是只有我有另一种性格啊,嘿嘿。“

    西弗斯使用绝技时直觉也更加敏锐,他从镰上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

    镰刀与长剑相交,荷鲁斯与西弗斯身体相错而过,带起一串火花。

    西弗斯的剑气逼人,荷鲁斯虽然没被剑体伤到,却被剑气伤到了,看似荷鲁斯在这场对撞中吃了亏,而西弗斯却眉头紧皱。

    自己的铠甲薄了。西弗斯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长剑与那镰刀相撞时剑上的能量流向了那镰刀,一开始他以为那是错觉,但现在看来那把镰刀的确可以吸收能量。

    西弗斯闭了一下眼随后马上睁开了眼,眼中有无与伦比的自信,”忠诚,冲锋。“西弗斯持剑前冲,正如那古代骑士一般。

    荷鲁斯咧起了嘴角,将镰刀甩出,荷鲁斯通过操纵手中的黑线来控制镰刀,镰刀轻盈得在空中飞舞,镰刀旋转,西弗斯竖剑抵挡,却被黑线缠住了,所幸挡住了围绕着自己身体转了几圈的镰刀。

    此时镰刀刃上已经开始泛着些许金光,西弗斯苦苦支撑,却没法抵挡流逝的能量。

    西弗斯怒吼一声,双目红赤,全身爆发出耀眼的光芒,直接撑开了黑线的束缚,黑线根根断裂。”骑士,冲锋。“西弗斯再度冲锋,无所畏惧。

    黑线重新连接,”疾步。“荷鲁斯脚下生风,果断后退,毕竟他此时没有使用绝技,是完全没有可能抵挡的住骑士的无畏冲锋的。西弗斯前进,荷鲁斯后退,但镰刀远远比西弗斯速度要快,镰刀从背后直接破了西弗斯的铠甲插到了他的背上,西弗斯一顿,吐了口鲜血,挥剑斩断了黑线,”神圣斩断。“长剑带着金光斩断了黑线。荷鲁斯尽让发现自己没法让黑线重连,荷鲁斯不禁佩服西弗斯的强大天赋,神圣斩断是一种绝对伤害,这种攻击的伤害的地方相当于被设置了屏障,必须有超出这个屏障的力量才能破除这种屏障。可是此时荷鲁斯本来就只有九十多度的能量,还不及西弗斯,也就没法再重连黑线。

    西弗斯没有理会背上的镰刀,“冲锋。”西弗斯惨烈的开始了自己最后的一次冲锋。

    荷鲁斯手中没了兵器,想躲闪拖延,可是西弗斯的冲锋太快太猛,以至于难以躲闪。

    西弗斯长剑锁定了荷鲁斯,动用全身的力量,一劈而下,荷鲁斯无可躲闪,因为西弗斯最后一击是用的超越初阶的力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