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42|341|340.三皇子番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点了点头,跟着这个叫张宏的上了船,到了沈家控制的一个郡内。沈家的负责人接待了我,对我非常的恭敬礼顺,说是皇后娘娘这些年来一直在派人寻找我的踪迹,皇上和皇后见了我一定会非常高兴的云云。

    我在北魏的时候就已经听说了,我早已经被死亡多年了,没想到皇后居然一直寻访我到现在。

    当天晚上,我被安置在贵宾房中,沈家的负责人请了最好的大夫给我处理了伤口,躺在松软的大床上,我却有些睡不着了。明天他们就会安排船只,将我送回建康去,今天晚上还有逃走的机会。

    其实我很想念我的儿女,我的父皇,还有阿年,可是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让我“被死亡”了呢?我明明还活着呢。

    我不敢往深里去想,可是我的脑子却总是不受控制,我想若是我死了,阿年就是名正言顺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继承父皇的位置,一切都是顺理成章。若我还活着呢,阿年只是嗣子,而我可是名正言顺的三皇子。

    我的“被死亡”,会不会是阿年安排的呢?

    不会!一个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十分坚定地响起。的确,以阿年的性子,当年我对他下绊子,暗算了他一次,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帮了我一次,他又怎么可能让我不明不白地“被死亡”呢。

    可是又一个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回响:“阿年不可能,那依附于他的别人呢?你怎么就知道他们不会为了荣华富贵,干出这样的事情呢。就比如五弟妹,凭她的聪明才智,她必定能做的天衣无缝,让阿年也寻不到丝毫破绽。”

    因为沈家的负责人也好,张宏也好,都口口声声地只说是奉了皇后的命令,只字不提皇帝。她真心为了阿年好,为了他的地位不受动摇,也该对我动手的吧。自古以来的皇位争夺有多血腥,我遍阅史书,可是知道的很清楚的。

    我猛地坐了起来,想到这个冷静睿智的女子,手心里不由出了一层冷汗。我是不是该立刻逃走?我心中万分纠结,好不容易逃出了北魏,回到了大晋,难道还要过四处逃亡的日子?

    我心里很乱,披衣站起来,见满院子三步一哨,五步一岗都是士兵,我的心里就是一沉,现在就算是我想逃,也逃不了了。

    我把心一横,该来的总会要来,既然逃不掉,那就看她有什么花样好了。

    第二天一早,沈家的负责人安排我坐着一条船悄悄地回到了建康。我见了这样的安排,更是迷惑不解,若说沈沅钰对我有杀心的话,她为什么不让沈家的人在司州就对我动手,回到京城再动手的话,岂不是容易被人发现,留下把柄。

    可若说她没有旁的心思,为何偷偷地将我运回去,不敢正大光明的呢。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顺风顺水地回到了建康。当我再次踏足这座城市的时候,我忍不住激动的热泪盈眶,我的父皇,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我庾邵渊又回来了。

    沈沅钰安排的井井有条,建康城门口就有人接应我们,将我一直迎进了勤政殿。走在皇宫里我感慨万千,这个地方和当年我离开的时候没有多大区别,只是如今坐在龙椅上的那个人换成了我的好兄弟阿年而已。

    在勤政殿的后殿中,我见到了如今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沈沅钰。

    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了,时间却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印记,她还是如同往昔那样的风华正茂,只是时间的积淀,让她显得更加气质内敛,有一种温润的清贵感觉。

    我犹豫一下,上前要给她跪下,她却叫太监抢前一步扶住了我:“三哥,你这是做什么?”

    我要给她行礼,她怎么都不肯。最后只得罢了。

    我们两个分宾主落座,聊起这些年的经历,在她的面前,你永远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即便她现在已经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却还像是以前那样没有丝毫架子,我说话的时候,她就专注地看着我,表情十分生动,让人有种被尊重的感觉。

    面对这样兰心蕙质的女子,我怎么也无法相信这样一个女子会对我施展某种阴谋。

    她听了我这些年的经历,不由一阵唏嘘,道:“这些年来,三哥受苦了。”然后给我解释了当年的事情。“三哥,当年你为了救阿年,陷落在蝴蝶谷中,当时正好慕容圭已死的消息传到北燕军的耳朵里,宇文周拼死一搏加紧攻击建康,父皇一连下了十几道圣旨,让阿年回援建康,阿年却像是疯了一样,非得要亲手把你从山石下挖出来,后来是谢纯用激将法才劝得阿年带兵返回建康……”然后就把谢纯如何敷衍了事,随便找了个人代替我的事情告诉了我。

    我不由哑然失笑。谢纯的确就是这么个东西,自大狂傲惯了,他觉得我一定死了,就绝不会浪费士兵的体力,再去用兵刃甚至徒手去挖山石。是我错怪了沈沅钰,我不由大为惭愧。

    沈沅钰道:“后来阿年虽然当了皇帝,可是因为失去了平生最好的兄弟,一直郁郁寡欢,他近乡情怯,因为心里难受,就下意识地刻意避开了和你相关的所有人和事。而我了解了这些事情之后,猜到这其中有猫腻,我几经调查,后来又多次当面质询,谢纯这才把真相告诉我。”

    “我派人到蝴蝶谷再去找你。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挖出来的尸体早就腐烂了,根本无法辨认,我抱着一线希望,派人到处搜寻,就是希望你还活着。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竟然发现你不但活着还混迹于北魏的军营中,我了解了你的情形之后,这才派人去接应你。”

    她把前因后果都说清楚了,最后俏皮地眨眨眼,道:“我之所以把你偷偷送来,不过是想给阿年一个惊喜而已。三哥是否能放轻松些,不再对我心怀戒备呢!”

    我不由大为尴尬,原来我的一切反应都被她算中了。要不说女子太聪敏了也不是好事,也不知老五平时是怎么和她相处的,什么事她看一眼就知道结果了,想想都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不由含糊道:“见到你们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怎么会对你们心存戒备呢?”

    她笑道:“既然如此,三哥是不是可以把藏在怀里的匕首拿出来了,要不我可不敢让孩子们来见他们的三伯父。”

    我的脸因为羞愧,红成了一只煮熟了的虾子。我的确为了以防万一,在怀里藏了一把匕首来的。

    我羞愧无地将匕首拿出来交给一旁的太监。她对身边的大宫女吩咐了一声,不一会儿就带了三个孩子来见我。

    前头的一对双胞胎我印象很深。此前我可是很喜欢他们的,他们跟我也十分亲近,三年过去了,七岁的孩子,个子已经蹿到我的腰间了。

    两个孩子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不过气质却迥然有异,一个温润沉静,一个活泼开朗,我单凭气质就能分辨出谁是昊哥儿谁是晔哥儿。

    他们一起上前来,规规矩矩地给我行礼,口称三皇伯父。

    然后一个小子十分自来熟地拉着我的胳膊,调皮地对我道:“三皇伯父,你去哪里了,这么多年都不来看我们,真是想死我们了!你猜猜,我是昊哥儿还是晔哥儿。”

    另一个孩子则是沉静地站在一旁,并不说话。只是一双好看的大眼睛也放射出好奇的光芒,那样地看着我。

    我看着这两个侄子,心情愉快极了,笑着拍了拍先头说话的小脑袋,又用手捏了捏他的小手,道:“这手上都是茧子了,肯定是经常拉弓射箭,你的父皇没少操练你吧,可还辛苦,晔哥儿!”

    晔哥儿一下子就跳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