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 白先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谁说今天最后一章的)

    天色湛蓝、白云悠悠,一会儿像牛羊、一会儿像飞鸟,变幻多端,有如孩童般顽皮嬉戏。

    凉风习习过,枝叶随风动,湖水碧绿,如一块大宝石,当风吹过时,便有波纹淡起,一层一层扩散开去,又互相消弭于无形。

    阳光灿烂,为湖面蒙上一层金色外衣,时不时有肥美的鱼儿从湖底窜出来,身姿摇曳,每一块鳞片带着水滴,在阳光下光辉闪闪。

    一声噗通,大鱼扭动身姿,仿佛展现自己的灵敏,窜起后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又往另外一处落下,溅起无数水花。

    湖边水草错落有致,开出不知名的小花,红色粉色黄色白色,如群星点缀,蜻蜓飞舞、蝴蝶盘旋,这一幕又一幕,都是那么的令人陶醉。

    一株很大很大年份久远的柳树,无数枝条垂落,一部分垂在湖面上,形成清晰可见的倒影。

    一道白色的身影,安静的坐在柳树下,双手持着手指粗细的长竹竿正悠然自得垂钓。

    此人,一头白色长发,白得纯粹,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杂质,他的脸色苍白,看起来十分年轻,就像是二十岁左右,眼角的鱼尾纹和双眸深处所蕴含的沧桑让他独具魅力。

    面色淡然,如白云卷舒,悠然自得。

    一身宽大的白色长袍,一尘不染,仿若白云悠悠。

    他在享受垂钓。

    鱼竿末端轻轻一颤。

    “上钩了。”淡然的面色上,嘴角挂起细微弧度,丝丝笑意浮现,那么的真挚。

    手臂轻轻一抖,并没有多少发力,但衣袖下的肌肉如波浪一般起伏,带着钓竿往上弹起,鱼线上扬,一条大鱼破水而出,在空气中划过一道近乎完美的轨迹。落在身边的草地上。

    “白先生,你好厉害,又调到这么大的鱼。”旁边响起一声惊呼,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跑过来。手脚麻利的将那起码有十几斤重的大鱼用稻草穿过鱼嘴鱼鳃提起来。

    这少年一身灰色粗布衣,打满了补丁,却很干净整洁,一块块的补丁便如那艺术品一般错落有致的分布,他的长相很普通。属于那种放在人群里,就难以分辨出来的那种,然而,他的眼睛很亮,似乎会闪光。

    身高一般也不是那么强壮,甚至有些瘦削,但背脊挺直,朝气蓬勃。

    单手提起十几斤重又不断拍打身躯的大鱼,似乎没有怎么费力。

    “走吧。”白先生收起钓竿,慢悠悠起身。宽大白色长袍下的身躯显得瘦削单薄,仿佛只要风稍微大一些,就会将他给吹走一般。

    “是。”少年声音嘹亮的回答。

    少年提着大鱼紧随在白先生身侧,目光看向白先生时,总会带着一丝的崇拜。

    走过小路,走进村庄。

    烟囱白烟袅袅直上,风一吹,徐徐散开,好闻的稻草味也随之弥漫开去,这是村里人最熟悉的味道之一。

    “白先生。”

    “白先生一大早又去钓鱼了。”

    “哦。白先生真厉害,又钓到这么大的鱼,看这鳞片圆形,鳞片下的肉呈淡红色。这是红皮鱼,我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抓到了。”村里有经验的渔夫惊讶不已。

    “等会过来喝鱼汤。”白先生微微一笑,声音温和平淡,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空明悠远、独具韵味。

    “好咧。”那渔夫灿烂的笑了,满脸皱纹如同枯树皮。

    白先生!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甚至就连过往的记忆都是一片空白,因为他的长发皆白、因为他的皮肤苍白、也因为他身穿白色长袍。故而,村里人都亲切的称呼他为白先生。

    白先生清楚的记得,他来到这个村庄,已经有一年时间了。

    走着走着,走到一间小院落前,这里,就是白先生在村庄内的家。

    这小院落不算很大,四周是用木栅栏和稻草砌成的围墙,三两间并列的小木屋稳稳屹立,这些,都是村里的好心人帮忙建造的,称不上什么美观,却很实在。

    “白先生,你先休息,我来杀鱼。”少年说道,到水井打上一桶水开始杀鱼清洗,看他的动作就知道他经常做这样的事,十分娴熟。

    走了这么一段路,白先生感觉累,身子很虚。

    以往的记忆一片空白,他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总是感到一阵阵的虚弱,双手也无法提起重物,像是人们所形容的书生一样:手无缚鸡之力。

    少年名叫林鸣,很普通的一个名字,可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