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8章 番外·中国假期0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03

    儺舞,摩登伽女,……

    家中,勋世奉在洗澡。

    随手翻了翻眼前的资料,思路就不可逆转的开始发散,然后,她的眼神就好像不受控制一般飘向浴室。

    关着门。

    只能听见哗啦哗啦水流的声音。

    ——呃,实在是在山里呆太久了,在她眼中公猪也能塞潘安,更何况是勋先生这样的倾国绝色?

    勋世奉披着浴袍走出来,他用大毛巾擦头发。随后看见他妻子正蜷在桌前喝清水。

    “很渴?”

    “呃,……,是。”

    “脸色怎么这么红?”

    陡然把手中的水杯放在桌面上,高声来了一句,“精神焕发!”

    “……”

    勋世奉看了她一眼连忙蹭过去,“陛下,很晚了,要不要臣妾侍候您安寝?”

    “daniel的课程。”

    “啊?……那是啥?”

    “每天,我会给daniel单独辅导30分钟的数学课程,还有10分钟,我们父子之间的网络课程就要开始了。”

    “呃,……”进山7个月,有些事情她的确有些忽略。“我记得llege的数学课是那个牛津的神童教的,怎么,大牛宝宝跟不上功课吗?”

    勋世奉,“……”

    “怎么了,darling。”

    勋世奉,“daniel嫌弃学校课程太简单,本来我想要让他回美国,安排测试选择合适的大学进行深造,只是他不想过快完成学业,他在温莎消磨几年时光,同时不想过于浪费时间在无聊的课程上,所以他拜托我帮他补习数学,……”

    ,“臣妾在。”

    勋世奉,“你为什么会有一种’学校的课程无法跟上’这样奇异的想法,学校的课程难道不是为了照顾学习能力低下的众多儿童而开设的慈善性的活动吗?”

    不再说话,她摸摸鼻子,似乎上面落满了灰烬。

    随后,她默默的打开了电脑,连接上a-tech的网络。

    勋世奉又擦了擦头发,“,衣帽间在哪里,我换衣服。”

    “那里。”用手一指。

    当时买房子的时候将二楼全部打通,整个一层其实就是他们两个人的活动空间。

    这里是卧室,而旁边的屋子就是衣帽间。

    勋世奉推开门,感应灯光骤然一亮,眼前一排一排的全部是衣饰,——男装。

    本人的衣服鞋子和饰品并不是很多,只在一个角落中,剩下的空间全部不属于她。衣帽间外面一层悬挂着衬衣,手工西装,后面一排则是晨礼服,夜礼服,右边则是打球时候的着装,甚至还有骑马、打猎时候的配套装束。一整面墙是鞋柜,人面前是个穿衣镜,前面摆放着沙发,右手边则是一个水晶玻璃框架,陈列着各式各样的袖扣。

    以前都是他让人为女人准备衣帽间,这一次轮到别人为他准备,——感觉还不错,有一种喝了红酒微醺的昏眩,淡淡的,却能牵掣到他的心尖。

    ,“savilerow的西装穿多了,这一次试试我们的红帮西装?19世纪,上海开埠的时候就有红帮裁缝了,老师傅手艺一绝,脾气大,本来不见本人不肯裁衣,是小雨和张他们拿了一件你的旧衣服过去磨,磨的那位老师傅拆了衣服按照原本的碎片裁剪的,怎么样?”

    “嗯。”勋先生哼了一声开始换衣服。

    这个,……,嗯,这是好,还是不好呢!

    又摸摸了鼻尖,不过看到眼前如此赏心悦目的景象,她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屏幕上daniel的面孔显露出来。

    在眼中,儿子永远都是大牛宝宝,她还记得当年那个窝在她怀中小小软软的团子,被勋世奉不负责一般用甜食喂胖的包子脸,还有第一次见廖安的时候捂住的小鼻子。但是,电脑屏幕上那个孩子已经不是那个团子,他长大了,显得像小小少年,但是同时还带着童稚。

    勋世奉的基因极其强悍,daniel遗传到他许多。他的身体,面孔,智商,几乎就是勋先生少年时代的翻版,当然,还是不一样的存在让daniel显得柔和许多。他的双眼是黑色的,同时面孔显得柔软,没有当年的勋世奉那么锋利与嚣张。

    “mummy,您回来了。”daniel显得很高兴,“上次我们视频的时候看到您在山里工作辛苦,昨天拜托奶奶为mummy寄一些燕窝,也许您明天就可以收到了。”

    原本的勋夫人盛颐珊很疼爱daniel,这个团子从小到大都被她抱在怀中叫心肝,并且他对她的称呼一直都是奶奶,而不是’七叔的mummy’。

    “谢谢宝宝。”隔着屏幕亲了daniel的脸颊。“宝宝,你好像瘦了,是不是最近学习太辛苦。宝宝,你读书的那个学校很棒,不需要给自己很大压力。当然如果你daddy想要对你进行惨无人道的精英教育,你一定要反抗哦。”

    daniel,“……”

    隔着屏幕又摸了摸他的小脸蛋,原本团子一样现在瘦了,高清的视频上还能照到他鼻梁上的几根异常纤细蓝色的血管。

    “宝宝,你为什么要让daddy教你数学呢?你不怕他把你教歪了吗?”

    “因为,……”

    daniel抬头。

    他同样隔着屏幕看着。

    随后,他看见自己的父亲衣冠禽兽一般的装扮走进屋子,坐在电脑前面。勋世奉手指中拿着一本高等数学,砖头一般厚,随意翻开。

    “因为。”勋世奉开口,“我这个等级的数学家中,只有我为他上课是免费的。”

    “……”

    太累,等勋氏父子课程完结之后早已经趴在桌面上睡着了。他抬手,摸了摸的头发,似乎粗糙了很多,显示着她这段时间的艰辛。

    “daddy,你的a-有些麻烦。”daniel,“如果这个麻烦不及时制止,会给别人一个错误的信息,康斯坦丁出现控制的漏洞,继而引发别人对不知名的危险进行恐慌,开始抛售手中的资产,陷入囚徒困境,最终,华尔街震荡。”

    勋世奉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操作着,“有些人的杠杆拉的太高,市场上人心不定,多数人认为贸易战一触即发,避险产品收到追捧,a-旗下数十种高风险高收益的产品自然备受冷眼。不过,一切都是暂时的。只要保证a-存活下去,最终人们的贪婪会战胜一起。”

    “daddy,你对人性的看法很负面。”

    勋世奉不予置评,他将新的意见发到办公室a收到给了回执。

    “你哪里几点?”

    “格林威治时间,早上8.00。”daniel收拾桌面,“我要准备今天晨祷告,一会儿去教堂。daddy,你真的信仰新教吗?每次在教堂,听着他们悠扬的唱诗,还有阳光从五彩玻璃上照下来,我都很困。”

    “别人都去吗?”

    “是的,这是compulsory。”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