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8章 弑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夏文衍满腔的愤慨,倾吐出了夏文衍对乔氏这个妻子,从最开始的充满憧憬,到憧憬一点点破灭的整个过程。

    最开始的时候,夏文衍对乔氏是很满意的。十年里因为姑姑从一个民女成为了皇后,夏文衍从江西抚州一户清贫之家的小子,变成了一个侯爵的继承人,在恰是年少的时候,又可以迎娶一个出身高贵的国公嫡女,有个这样高贵的妻子,曾经也是让夏文衍得意非凡的,即使在成亲之前在长辈们的牵线下见过一面,那一面夏文衍对乔氏的外貌有点失望,但也没有妨碍夏文衍心里的得意,都说大户人家的规矩,娶妻娶贤,纳妾纳色,反正娶妻子又不是按着模样挑的,娶个出身高贵的妻子,是为了和夏家富贵的门楣相衬,纳妾收通房才可以按着自己对外貌的喜好挑剔女人。但是婚后,乔氏根本不贤德,其性情远远超出了夏文衍的容忍范围,乔氏善妒,控制欲强,处事强悍,又看不起骤然富贵的夏家一票人,让夏文衍大失所望。

    当然夏文衍老早就对乔氏那么失望了,但还是忍耐了乔氏几十年,从皇后和林氏密谋开始,这场婚姻只是两家福祸相连的纽带而来。夏文衍还是能很理智的,小心避过了那些利害相缠,而隐射在他们夫妻关系上的痕迹,表面上用几近暴躁的态度,贬低着乔氏作为一个妻子,对丈夫的失职;作为一个母亲,对儿女的失职;作为一个当家主母,现在为夏家招致灭顶之祸。然后顺理成章的做出了休妻的决定。

    是乔氏样样的不如意,才让她遭到了现在被休弃的命运。夏文衍喋喋不休的倒完了对这个结发妻子各种不满,好像是为了心安理得的说服了自己行休妻之事一样,也最好让乔氏产生出自惭形愧之心,实际上前一个效果也确实达到了,最后夏文衍用‘好之为之’做了结束语,走去了书房,写他的休书去了。

    这个过程中,乔氏仿佛没有生气一样,由着夏文衍谩骂,等夏文衍去了书房,乔氏如一个没有灵魂的骷髅一样,坐到了嘉熙院正堂。

    夏文衍自己磨墨,裁纸。落笔的休书,倒不是着重倾诉自己几十年和乔氏婚姻的不幸,而是大书特书,乔氏对太孙妃的苛待。毒杀太孙妃的生母,闷杀太孙妃的胞弟,在侯府的一年,由着府里的仆人随便照顾一个不满一岁的婴儿,在和庆府的大半年,随便一个一岁多的孩子,被仆人们磋磨,然后又把她遗弃在农庄很多年。很多年接了回来,又不尽教养之责,只管逞她嫡母的威风,不管寒冬腊月,三伏天气,太孙妃都要按着规矩去上房请安,可是都在坐冷板凳,乔氏十次也不会见太孙妃一次。

    嫡母这般厌弃,可以想象太孙妃在高恩侯府过得是怎样胆战心惊的日子了。

    总之,休书里夏文衍把太孙妃描写成了一个受尽嫡母欺凌的,可怜小白花的模样。夏文衍这样写,是要把夏语澹在夏家的处境公诸于世,然后把夏语澹从这次事件中摘干净。只有夏语澹干净了,他这个太孙妃的生父,才有保命的一丝可能。

    至于乔氏,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现在夏文衍只能想尽办法让自己飞出去,他还不想死呢。

    夏文衍写好了这样一份休书,盖上了高恩侯的印鉴,又写了一份恳请休弃乔氏的奏章,把休书和奏章拿在手里,夏文衍就急急的出去叫守在嘉熙院门外的禁军。他是被圈禁了,他的爵位还没有褫夺,他还有一个侯爵上奏的权利。

    享爵之家,夫妻大半辈子都过来了,过了五十还闹休妻的没有一例,但是在求生面前,这些都顾不得了。

    夏文衍相信,皇家的男人最好面子,这两样东西一递,他和夏语澹的性命,还是极有可能保留的。只要保住了夏语澹,夏语澹还生了一儿一女呢,只要活下来,怎么活不是活呢。

    夏文衍走出书房,经过嘉熙院正堂,看见乔氏麻木的坐在。几十年夫妻,夫妻缘尽,夏文衍还是哀声一叹,不忍再看,别过了脸,向门口走去。

    跨门的一刹那,夏文衍感到了一下不能呼吸的剧痛,难以置信的垂头看,一寸剑头,出现在自己心脏的位置,这把剑那么锋利,以至于剑头上那么干净,只有一滴血从剑尖上落下,随后热血从那个致命的伤口涌出,被早春七八层衣裳吸纳。今天夏文衍最外头穿了一件玄色绣竹枝长袍,所以倒看不出他瞬间半个身子都被鲜血浸染。

    夏文衍愕然的回头,看到把自己一剑穿心的乔氏,脸上的表情还不及变化,乔氏同样别过了脸,利索的把剑从夏文衍的身体里抽了出来。随着这个动作,夏文衍全身抽搐的往后倒,一双眼睛追看着乔氏,终结了他的生命。

    乔氏在背对夏文衍的时候,同样露出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