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9章备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249章备嫁

    三月初二,子夜下了场桃花雪,薄薄的白白的,落在凌青菀的窗台上。

    等凌青菀醒来,日头已经爬到了树梢,放出红灿灿的光线。窗棂上已经贴了大红的喜字,家里处处张灯结彩。

    陈七娘一早就来了:“快起来,今天催妆礼要到了。”

    她满面笑容,喜气洋洋的。

    她要帮凌青菀梳头。

    祁州的风俗,姑娘出嫁的前三天,都要嫂子和姊妹陪着睡,长嫂要每日替姑娘梳头挽发。

    京里没有这个习俗。

    不过,陈七娘说了,景氏仍赞同陈七娘用祁州的风俗。

    所以,陈七娘一大清早就来给凌青菀梳头。

    “怎么还这样冷吗?”凌青菀推开了窗棂,一股子寒气扑面而来,庭院薄薄的一层桃花雪,在朝阳里融化。

    春雪化得很快,慢慢变得稀薄。

    “今年是比往年冷些。”陈七娘笑道,“不过,这场雪过后,就该暖了。”

    “真的吗?”

    “真的,我院子里的桃树,昨日开了花。”陈七娘笃定说,“只要桃花一开,冷的日子就算过去了。”

    她颇有生活经验的样子。

    凌青菀笑起来。

    陈七娘帮她梳妆,然后不知怎的,手指在她脸上滑了几下。

    “怎么了?”

    “你怎么白得这样,没什么气血。”陈七娘说,“苍白苍白的。”

    凌青菀除了肌肤长得像卢玉,已经没有其他的变化了。她瘦了,下巴就比较尖。像卢玉;再胖一点,下巴重新圆润,像凌青菀。

    所以,基本上是没有变化的。

    凌青菀立马俯身去找胭脂,说:“那胭脂擦得厚一点,这样是不是好些?”

    陈七娘笑了笑,

    她看了几眼凌青菀的胭脂。都是些普通货色。因为凌青菀装扮的时候不多。不太讲究这些东西。

    陈七娘喊了自己的丫鬟,让她去拿几盒陈七娘的胭脂过来。

    陈七娘用的胭脂,粉底细腻。颜色鲜艳柔嫩,抹上去特别自然。

    “这个不错。”凌青菀有点惊喜。

    陈七娘就笑了下。

    这是京里最著名的胭脂铺子卖的,一盒五十两银子,价格非常昂贵。

    陈七娘有钱。又特别喜欢这些昂贵的胭脂,所以买了很多。可是她怕她婆婆念叨。平素很少拿出来。

    “你喜欢就送你了。”陈七娘大方说。

    蕊娘这个时候已经起床了。

    陈七娘干脆帮蕊娘一起梳头。

    梳好了头,陈七娘发现蕊娘肌肤嫩白,长得一团喜气,很像个散财童子。就拿着胭脂往她眉心点朱砂痣。

    如此一看,竟有几分像庙里散财童子的模样,凌青菀瞧见了。笑得东倒西歪。

    到了巳初,安家的催妆礼送到了凌家。

    催妆礼是有定制的。无非就是冠帔花粉之类的东西。

    安家送过来的礼单,凌青菀也看到了:“销金盖头,花扇,花粉盝、洗项、画彩钱果等。”

    看完之后,凌家的答礼,凌青菀也一一过目:“有金银双胜御、罗花璞头、绿袍、靴笏等。”

    她似乎什么都要看,什么都感兴趣。

    景氏等人就笑她:“没见过你这么不矜持的姑娘!”

    凌青菀不以为意。她就是不够矜持,她的喜悦也不加掩饰。

    催妆礼送了,婚事正式拉开了序幕,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婚礼都要正常进行。

    凌青菀觉得这天,也没有那么冷了,反而凉滋滋的,舒爽宜人。

    上午的时候,莲生照样去看石庭。

    一个时辰之后,莲生回来了,脸色却不太好看。她对凌青菀说:“主人,那个越王爷又去了,送了好些补品,还让石公子搬到他府上去住,石公子很生气。”

    凌青菀也脸色微敛。

    说起来,越王对石庭是有一番情意的。

    越王知道石庭生病,非要去探望。他从前爱慕石庭的好容貌,死缠烂打的,石庭烦死了他,恨不能一刀将其捅死。

    他要探病,石庭忍了再忍,想到自己现在这幅样子,也许能吓吓越王,就让他进去了。

    不成想,越王没有吓到,反而更殷勤,想给石庭治病!

    越王心疼死了,都快对着石庭哭出来,石庭恶心得隔夜饭都差点吐了。

    石庭气得要死,甚至让安檐帮他杀了越王。

    安檐却说不行。

    “为什么不行?他一个落魄王爷,从前还想争皇位,我满手都是他的把柄,随便寻个借口就能杀他!”石庭说。

    “官家很器重他,整日把他叫到宫里,还授予他刑部郎中的官职。不知是官家自己的主意,还是纪王教的,官家大概是保全越王,以备后手。”安檐说,“朝事未定,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