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7章 家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唐怡来医院探望病号的时候,重岩刚刚睡醒,脸颊上还染着两团热被窝捂出来的红晕,看上去气色还不错。就是瘦。脸颊和下巴的轮廓比以前清晰,整张面孔看起来都仿佛褪去了少年人特有的柔和,多了几分属于青年人的棱角。

    重岩像是一夜之间长大了。

    唐怡把饼干盒放在床头柜上,随口嘱咐他说:“这只是零食,还是要好好吃饭才行。”

    重岩点点头,神情微微有些紧张。

    唐怡见他这副表情,顿时心软,心中最后一丝犹豫也彻底放下了。不管这孩是好还是坏,都是她儿子放在心尖上的人,他好了,她儿子的日子才会好。只要她肯点头,成全的就是两个人的幸福。

    唐怡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重岩的脸,“过两天出院了就搬来和我们一起住。”

    她的手很软,带着女性特有的温暖的馨香。重岩僵硬的身体慢慢放松,恍然间想起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杨树也曾经这样抚摸着他的小脸,柔声细气的跟他说话。她的触摸也同样温暖,带着女性特有的淡淡的香味儿。如果说重岩的过去就是一汪沼泽,这一缕残留的馨香就是泥沼中仅有的一片青草园。

    唐怡离得近,重岩又微微垂着头,她并没有注意到他神色的变化。秦东岳站在床尾的位置,将重岩脸上一闪而过的茫然看了个清清楚楚,顿时紧张了起来。他绕到床边坐下,伸手握住了重岩的手,小心翼翼地喊他,“重岩?”

    重岩抬起头,触到他关切的视线,眼神慢慢变得清醒,“什么?”

    秦东岳笑了笑说:“我妈刚才说,等出院了搬去跟他们一起住。”

    唐怡白了他一眼,这还没把人家小孩娶回家呢,老爹老妈就变成“他们”了。难怪老人们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

    重岩迟疑了一下。除了张月桂之外,他就只跟李家的人一起生活过,但那显然不是正常的家庭成员之间所应该有的相处模式。如果跟秦家人生活在一起……重岩缺乏一种自信,他不知道他要怎么做别人才会接纳他,才会对他感到满意。

    秦东岳笑着晃了晃他的手,“相处本来就是一个相互磨合的过程。还是那句话,顺其自然就好了。”

    唐怡也明白了重岩心里的顾虑,安慰他说:“重岩,东岳什么心思我想你也知道了。搬来跟我们一起住,你也可以试着把我们当做你的家人。”

    重岩默默咀嚼“家人”这两个字,感动之余又有些惶惑。杨树过世的时候他还小,张月桂对待他的态度和李家的人对待他的态度应该都不是唐怡所说的“家人”的意思,重岩想起秦家的餐桌上那种和乐融融的气氛,想起唐怡的厨房里甜甜香香的奶油味儿,眼神挣扎,“我知道,我只是……呃,怕自己做不好。”

    唐怡笑着摸摸他的脑袋,“做的好或不好都没有关系。重岩,家人的意思就是不论你本来是什么样子,家人都能够接受你。在家里,你只要放开心怀做你自己就足够了。”

    秦东岳觉得眼前的气氛默默的有些伤感,便逗他说:“搬过去住,每天都有新鲜的饼干和小点心哦。”

    重岩红着眼圈笑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以后还请阿姨多多关照。如果有什么地方我做的不好,也请您……”

    “怎么说着说着还客气上了?”唐怡笑着说:“你刚才那几句话是对外人说的你知道吗?是场面话,跟自己家人就不能这样说了。你要说:阿姨,我爱吃辣,以后跟你们住一起,吃饭的时候要记得照顾照顾我的口味。或者说:阿姨,我不喜欢房间里的窗帘,给我换成小兔子图案的吧。这样才对。”

    重岩拿不准她是说真的,还是只是在开玩笑,傻乎乎地去看秦东岳,秦东岳也只是笑,觉得重岩这副被难住的样子特别可爱。

    唐怡催他,“快点儿,就照我说的学一遍。”

    重岩结结巴巴地学舌,“我爱……爱吃辣,以后要……要记得照顾我的口味……”

    唐怡哈哈大笑,秦东岳忍着笑夸他,“好乖。”

    重岩觉得自己的反应挺傻气,也跟着笑了起来。

    唐怡笑着说:“东岳他爸爸工作忙,经常要出差。以前东岳那个工作,又是常年不在家的,家里总是剩下我和小安两个人。你们都搬回来住了,以后啊,咱们那个家总算能有点儿人气儿了。对了,你不是还说要在院子里种花吗?可不许忘了。”

    重岩点点头,“回去就先把地翻了,再上点儿肥。”

    秦东岳忙说:“你就站一边指挥,体力活儿我来做。”

    唐怡顿时牙酸的不行。养了二十来年的儿子,头一次知道居然是这么细心,这么会心疼媳妇儿的好男人,她真是大开眼界。以前都以为他是凶猛粗糙的獒犬,一转眼才发现骨子里原来是温顺乖巧的大金毛,这种落差简直要把他老娘的老眼闪瞎。

    唐怡又坐了一会儿就告辞了,出了病房又被他儿子喊住,悄悄拽到一边。

    唐怡莫名其妙,“还有事?”

    秦东岳斟酌了一下,“妈,你别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