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故梦苏行容(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在一侧的婢女们,纷纷的退了出去,留下晏锦和抱着孩子的沈砚山。

    沈砚山闻言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探手轻轻地抚摸她隆起的腹部。

    他从前便知女子有孕会很艰辛,所以并不愿她早早的有了身孕。

    对他而言,孩子远远没有妻子重要。至于家族枝叶,在他心里从不是人多,家族便强大的。

    这个小东西,来的真不是时候。

    晏锦见他一直沉默,似乎明白他在想什么似的,敛了方才的情绪,低声说,“你放心,孩子一直很乖!”

    然而,她的话语也不过是欺骗自己罢了。

    连重大夫都说晏锦这胎颇为奇怪,不过五月,腹部便如寻常女子快要临盆时一般大。好在她的胃口并没有因为有了孩子而减弱,只是睡眠比从前差了一些,容易惊醒且多梦。

    明明是夏日,夜里的手脚也时常冰凉。

    沈砚山夜里起身,总要先探探身边的人,才会放心的继续合上眼。

    晏锦的睡姿并不好,他时常会发现枕边的人,不知何时缩成一团,藏在了锦被之中。他怕她呼吸困难,只好等她侧着睡时,将她搂在怀里,避免她又缩在墙角。

    晏锦有了身孕,过的辛苦。

    他亦是。

    终于娶到自己心爱的女子,却不能碰。太辛苦了!

    提起孩子,沈砚山不禁摇头。

    晏锦忍不住笑了笑,“你相信我!”

    她说到这里,握住沈砚山的手,柔声道,“也相信孩子!”

    岂料,沈砚山的担心的事情,居然会真的发生。

    晏锦这是第一胎,居然是双生子。

    重大夫和宫中的御医得到答案时,晏锦的已有了七个月身孕。

    双生子在出生的时候十分消耗母亲的体力,而且稍有不慎,便会出事。晏锦的母亲大虞氏当年便是难产血崩,最后在生下孩子后便去了。

    沈砚山一想到这件事情,夜里便更不能安心的闭上眼了。

    有孩子,真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一日夜里,沈砚山在晏锦睡下后,突然听见院内鹰鸣之声。或许是因为夜晚,所以声音并不明显。

    沈砚山皱眉,看了看已经熟睡的晏锦,替她掖了掖被子,才披了件斗篷走了出去。

    凉州沈府的的宅院是他亲自布置,所以他十分清楚方才鹰鸣之声是从那个院子发出来的。

    他提着灯笼在廊下疾步行走,夜风掠过他的面容,将斗篷吹起。

    等到了后院时,他屏退了守在后院的侍卫后,才推开后院的门,低声说,“进来吧!”

    片刻,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子走了进来。

    夜色下,只能朦胧的看见他挺拔的身姿。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男子声音低沉,沙哑。

    沈砚山说,“我在军中数年,十里外的动静我都知晓,又何况是在这宅院里!”

    沈砚山话音刚落,站在他对面的男子,便见从天而降的鹰落在沈砚山的肩头。

    夜里,这鹰的动作敏捷,目露凶光,似乎只要沈砚山的一句话,它便会扑上去。

    穿着黑色斗篷的人笑出了声,“是啊,我都快忘了,你这个人生性便是如此!”

    沈砚山语气不改,“苏家现在是不是太舒适了?苏行容。”

    新帝登基虽没有追究太多人的过错,但是苏家的地位却不似从前那般稳固。苏行容的职位没有变动,但其他苏家其他几位却被贬斥了。

    男子闻言将斗篷取下,露出那张俊朗的面容,“我不放心,过来看看!”

    苏行容看着眼前的沈砚山,眉目里全是疲惫。

    其实苏行容知道,这凉州有任何风吹草动沈砚山都一清二楚。沈砚山不动手,是因为沈砚山不将他放在眼里,他的存在对沈砚山而言,并不会带来任何的烦恼和威胁。

    今夜,若不是他一直在沈府外,沈砚山怕是也不会见他。

    苏行容此次来,并没有见到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