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9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去,许久之后,方才有行人路过,见了此地血流成河的惨状,急忙将事情禀告给了九门。

    “你说,死了的是项王?”夷安早收到了项王身边谋士与自己的传书,对项王的死活早就不在意,然而看着恭敬地立在自己面前的唐天,微微皱眉地问道,“只死了他一个?谁做的?”

    “只怕是烈王府的人马。”唐天前往查看项王的尸首,看了一眼就知道了。

    各军的箭矢各有不同,熟悉些的,都知道是谁家的弓箭。况唐天详细地巡查过京郊,大队人马的痕迹并不能瞒过他的眼睛。

    “四皇子没动。”夷安觉得四皇子真是好生稳重,此时便与唐天皱眉道,“真是个心机深沉的人。”

    若不是气氛凝重,唐天真想撇嘴。

    若论心机深沉,眼前的清河王妃当属第一来着。

    “如今,怎么办呢?”四公主趴在夷安的身边,听到这里便急忙说道,“三皇兄这回一下子就死了,只怕不好交代。”

    “就叫烈王府给一个交代!”夷安冷笑道,“擅自动用军队,哪怕是烈王,皇子死在他的手里,也得叫人讨个公道不是?”

    “那三皇兄就这么死了?”四公主只觉得最近大概风水不好,这都死了几个了?

    “项王妃何处,请王妃过来。”夷安揉着眼角好生疲惫,点了点四公主的头,见她嘀嘀咕咕地退后,这才靠在了萧翎的身上轻声道,“本想一网打尽的,大鱼没有上钩啊。”

    一场混战她是预见的了,没想到四皇子心思这样谨慎,这样儿了竟然还能按兵不动。

    这次坑不死他,叫他有了戒备就不好继续动手了。

    口中啧了一声,夷安这才低头忖思,片刻之后,就见项王妃袅袅而来,急忙起身迎她,见她含笑落座,便有些抱歉地说道,“请您前来,实在是有大事。”

    “何事?”项王妃怀里抱着儿子,见这儿子咿咿呀呀挥着小拳头要跟对面的夷安来一场友谊赛掐一把,忍不住眉眼惬意地问道。

    没有了项王在她的面前装蒜,这日子过得真是不错。

    “项王殿下没了。”夷安看着项王妃,慢慢地说道。

    项王妃一怔,之后沉默地看住了面前的夷安。

    “不是我动的手,是烈王府的萧清。”夷安吐出一口气,见项王妃低头沉默,想到到底她与项王是夫妻,只怕心中难过,便继续低声说道,“逝者已矣,咱们也得往前看。”

    “他在的时候,我平日夜不能寐,只担心哪一日家中叫他牵连,落得败落的下场。”项王妃低声说道,“我父亲一心侍奉他,我心中恐惧,只担心来日倾门之祸。如今,他死了,竟叫我松了一口气。”虽这样说,项王妃难免心中落寞,摸着儿子的小脸儿喃喃地说道,“若他愿意老老实实地做个王爷,哪怕再多的妾室,我也不会背离他,会为他打点好王府。”

    项王府中全是眼线,最得宠的谋士是夷安的人,项王妃都知道,却并没有告知项王。

    因这都是她的退路。

    因这个,项王妃便忍不住与夷安强笑道,“我只是在想,他的死,其实是我的缘故。”

    “若您这样想,实在给自己自找烦恼。”夷安劝道,“如今也算是天下太平,您有儿子,总得为儿子着想。”见项王妃精神猛地一振,下意识地抱紧了怀中的儿子,夷安心里喟叹,便继续说道,“项王无辜枉死,从前之事,便既往不咎。这孩子虽无功无德,只是因项王委屈,我想着并不会降为郡王,您日后有他在,也是有了安稳,不必担惊受怕。”见项王妃点头,夷安继续说道,“总会给项王讨个说法。”

    “你说萧清?”项王妃觉得自己对不住项王,然而儿子却更重要些,听了夷安的话,已振作了许多,想到萧清忍不住微微皱眉。

    “她叫韦氏赶出家门,还能有什么前程!”和离不过是面上好听些罢了,谁不知道谁呢?

    “杀人偿命,天公地道。”夷安却笑起来,看着对自己微微一笑的项王妃,温声道,“这场子,我给您找回来!”

    项王妃想了想,一笑颔首。

    京中烈王府处,脸色铁青目光呆滞的烈王,就见自己的爱女匍匐在自己脚下,竟只觉得浑身冰凉。

    “你说……什么……”

    “女儿闯下大祸,求父王救我!”萧清哭着跪在烈王的眼前,用力地摇晃烈王的手臂失声痛哭道,“女儿不想死!父王,若真的要治罪,咱们家,就算是完了!”

    擅自调动八关兵权射杀了皇子,这是要满门抄斩的!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