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4章明镜儿受伤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景烨太子的目光似是要射穿纱帘般锐利,这样的琴声,绝不是一般素衣女子能抚得出来,抚琴的究竟是谁?

    宴会的主人,似是摸透了众人的心思,纱帘缓缓向两边卷起。

    只见画舫上,一名素衣女子正在抚琴,纤纤玉指翻飞间,海阔天空,最后化为一片虚无,归于平静。

    画舫下面,众人已经进入无我无他的冥想,人生如白驹过隙,弹指即过,一曲尽时,他们也历尽生平回归本我,轻松感觉如卸下了他们肩上的重担,沉浸在宁静的境界中。

    景烨太子看着抚琴的佳人,原以为这就是明镜儿,不过看顾玉延、顾玉成等一众大离朝臣皆不动,就肯定上面的女子不是昨天看到的女子,况且眼前人在气韵上,就差了昨日的女子一大截,沉声道:“这又是何人,不会也是参加花魁竞选的人吧?”话中透着不易察觉的轻蔑。

    “回景烨太子殿下,这是素晴姑娘,她不能参加大选,不过我们公主知道殿下喜欢丝竹,特意安排她为殿下抚一曲,希望殿下满意。”领路的人淡然地道,轻松的语气,似乎根本不在乎对方是否满意。

    景烨太子沉吟片刻,冷笑道:“怎么,太明凰公主想用一名青楼女子代替她迎接本殿不成。”在场的人面上不由一凛,区区青楼女子焉能与大明凰公主相提并论,他这分明是在侮辱大离公主。

    温慎涵闻言,心里顿时一沉,想都没想就含笑回道:“景烨太子若自认为,大离帝朝一个青楼女子就有资格迎接您的大驾,这样说也不为过。”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不禁暗暗偷笑,正应了那句“辱人者,人恒辱之。”的老话,大宇太子竟然忘记古人的教训,他在轻视别人的时候,已经先轻视他自己。

    顾玉延惊讶地看了一眼温慎涵,没想到温慎涵会如此维护她,若不是之前看他的态度一直是淡淡的,他还真以温慎涵和那女子已经和好如初。

    温慎涵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冷冷地道:“本公子只是看不惯他那嚣张样,天下又不止大宇一个天朝上国,却如此惺惺作态,故意显摆,毫无上国气度,难怪咱们陛下、公主不把他当回事。”

    顾玉成抿唇一笑:“慎涵这番话,说得很是。”目光却落前面,浑身僵硬却不失淡然的景烨太子身上,只怕今日的事情不会如此简单。

    顾玉延只当温慎涵是不好意思承认自己一直很关心那女子,却又容不得别人侮辱她分毫,倒也没太在意,况且此时还有更值得他关注的,目光也落在前头的人影上面,温慎涵的鲁莽给了对方一个机会。

    景烨作为天朝上国的太子殿下,他无论去哪里别人对他皆是毕恭毕敬,何曾受到这样的待遇。

    温慎涵一番抢白,令他颜面尽失,也令大宇颜面受损,面上顿时一冷:“好大的胆子,竟敢言语冒犯本殿,给本殿拿下。”语气中有着浓浓地焇烟的味道。

    果然,他身边的两名侍卫毫不犹豫的向温慎涵出手,顾玉成和顾玉延连忙出手拦住两名侍卫。

    两名侍卫没有接到主子住手的命令,自然不能后退,四人当场便缠斗起来,惊得在场的众人连连后退,以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然后,天朝太子身边的侍卫果然不是吃素,不仅武功高强,而且出手招招狠辣。

    顾玉延和顾玉成所学的武功,仅是平常自卫护身所用,要挡下这训练有素的侍卫,明显的十分吃力。

    就在温慎涵担忧不已却又无计可施的时候,两道身影毫不犹豫的界入四人战斗中,轻易便把兄弟二人从困境中解救出来,另一场精彩的战斗便马上开始。

    四人的武功极高,一时间难分仲伯,看得众人不由暗暗叫好。

    顾玉延、顾玉成、温慎涵自然认得突然界入的二人是谁,面上皆不由的一喜,心里面却震惊不已。

    他们早知道浮世、浮生的武功极高,只是没料到他们竟然能跟天朝上国的太子侍卫一较高低,还隐隐的占了上风。

    景烨太子身边的两名侍卫,皆是从皇室暗卫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景烨太子没想到有人能跟他们打成平手,眼眸不由的眯起,凌厉的目光落在顾玉成和顾玉延身后的温慎涵身上。

    方才就是此人出言讥讽他,大离帝朝尽是一些不怕死之辈,他就成全他们。

    眼角余光暗瞟一眼正在打斗的四人,趁人不注意之时,突然朝温慎涵出手,顾玉延和顾玉成心里一惊,连忙出手拦截,却被对方的掌风震出一边,倒地吐血不止,而余劲把本就武功平平的温慎涵重重摔出去,跌在地上噗的喷出一口血。

    顾玉延和顾太成震惊的看向景烨太子,没想到这天朝太子的武功如此了得,武功比之方才的侍卫不知高出多少倍,若是无人来阻止他,慎涵的性命今天忧矣,担忧的看向倒在地上的温慎涵。

    不出二人所料,景烨太子下的第二招直冲温慎涵而去。

    昨天入城时的下马车威没立成,他今天必然是要杀鸡儆猴,以立天朝上国国威,出手就是夺命之招,丝毫不留情。

    温慎涵心里悲叹一声,闭上眼睛如归,在最后的一瞬间,脑海中闪现的不是他年迈的爹娘,而过那女子风华绝代的身影,她的一颦一笑早已经印入到他的脑海中,抹之不去,挥之不掉。

    其他人不忍看他惨死的画面,本能的闭上眼睛,只是死亡前地惨叫声却迟迟没响起,众人心里怔了怔,眼睛悄悄地睁开一条缝。

    “这就是大离帝朝的待客之道?”

    景烨太子恼怒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场的人顿感周身那种杀伐之气消失。

    温慎涵整个人也轻松了不少,刚刚睁开眼睛,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响起,心头不由的一暖。

    “这确实不是我大离帝朝的待客之道。”

    清冷、淡漠、傲然的声突然从高处上飘下,不是很响亮却一下慑人人神。

    这是女子独有的声线,却跟寻常女子的声音不同,声音里听不出丝毫女儿家的情怀,倒有一种离尘脱俗地态度在里面。

    在场诸人听到清语妙音,一下从惊吓中回过神,抬起头往上看,面上一滞,画舫的甲板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道圣洁如莲的身影。

    虽然只是一袭简单的白色常服,虽然只是权着简单的发髻,虽然发髻只是有一只玉簪,虽然她没有向任何人介绍她的身份,虽然白纱覆面看不到她的真容,从未见过大离公主的众人却可以肯定,眼前的女子就是大离帝朝的大明凰公主。

    刚才抚琴的女子,容颜也是绝色倾城,高雅的气质也配得上公主,不过跟眼前的女子比较起,却不可同级而论,端庄厚重的气韵沉积在女子身上,宛如一部史书那么厚重,只有这样的女子方称得上风华绝代。

    佳人虽在眼前,只是眼前的情形也不容乐观,看景烨太子的驾势,今天若不出这口气只怕是不会罢休。

    景烨太子盯着甲板上韵华天成、端庄大气、古朴威严的女子,冷冷地道:“大明凰公主,本殿确实是小看你了,不过……”没想这看起来娇娇弱弱的公主,竟然能拦下他的一掌之力,还如此镇定自若。

    “此人冒犯本殿,本殿是非杀他不可,公主若不想两朝大动干戈,最好不要插手此事。”景烨太子淡淡的警告明镜儿,天朝上国之威不可犯,她若阻拦他,两朝定然会兵戎相见。

    此时此刻,新立皇权与老牌天朝作对,可不是明智之举,

    在场的人不由担心的看向温慎涵,大离帝朝初立,百废待兴之际,若与天朝大动干戈实不是明智之举。

    温慎涵虽不是大智之人,却也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忍着痛爬起身,想要上前以命相抵,今日之祸是他闯下的,绝不能连累大离刚建朝陷入战乱中,让百姓不得安稳。

    忽然一人拦在他面前,扫了他一眼,不屑地道:“伤成这样,就不在乱动。”说完,几根银针毫不犹豫的扎在他身上,走到他身后抬手一拍。

    温慎涵马上吐出几口瘀血,整个人顿感轻松许多,不由拧转头看了来人一眼,刚一张开口,一粒丹药就塞入他口,丹药入口即化,随之一股清凉流入四肢百骸,浑身通畅无比,不禁震惊的看着眼前人。

    他是谁?医术如此了得。

    那人却没有时间理会他,高大的身影一动,宛若一阵春风般离开,赶去救治顾玉延和顾玉成。

    只见那人连脉膊都没的摸一下,仅是淡淡地看一眼对方的面色,就直接出手落针,却见顾氏兄弟二人的面色以目见的程度在恢复,任是医术了得的温慎涵也震惊不已,其他人更是看得目瞪口呆。

    这眼力,这医术,这下针的手法,简直是神医再世啊!

    明镜儿看着景烨太子,不以为然的挑挑眉,桃花眼中含笑:“于太子殿下而言他是冒犯,于本宫而言他是在竭力维护我大离帝朝的尊严,这样护主忠君之臣,本宫若因为畏惧天朝之威,便弃他于不顾,此非寒了我大离子民的心,本宫今日无论如何也要保下他。大宇天朝若要出兵进犯,本宫的明家军必然全力迎战。”

    景烨一手扶着配剑,一手指着温慎涵道:“本殿今天是非取他性命不可,看谁能救下他。”

    “大离的臣子,本宫定当全力相护。”明镜儿也毫不退让,长袖中的臂钏已经滑到手腕上,一双万千风情的桃花眼中暗含寒光。

    哼!景烨太子力哼一声,化指为掌,一掌朝温慎涵拍出,这一掌比方才一掌更重,竟有力拔千军之势。

    明镜儿出手也毫不迟疑,臂上的挽纱骤然展开、射出,在电光火石的瞬间,拦在温慎涵前面,挡下景烨太子这含有力拔千军之力的一招,纤弱的身影一晃,已经在拦在他前面,与景烨太子正面针锋相对。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人全都一震,之前明镜儿拦下景烨太子一掌速度太快,他们都没有看清楚。

    这次却看清清楚楚,大离公主凭一丈绵软的丝帛,轻轻松松地就拦下了大宇太子的拔千军之势,众人面上无不震惊不已。

    顾玉延和顾玉成看到这一幕不由的百感交集,想不她对他们竟然是诸多隐瞒,直到今时今日方能看到她的冰山一角,不过也幸好如此,不然今日墨君离不现身,只怕是难以平息。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