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章 收拾顾雅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目光落在倒地上的女子身上,温慎涵面上一怔,他跟顾雅歌的关系不能说是不熟,自然一眼就认出倒在地上的女子是谁,只是他没有想到杀害温乐凡的凶手竟然会是她,难怪当时旁边一脸悠然的女子,没有告诉他凶手是谁,以他的冲动性子一定会冲顾府大吵大闹。

    明镜儿一脸淡然地道;“温小姐的死,本宫也有责任,太后要针对的人是本宫,却连累了温小姐。”借刀杀人,太后也一直用得很好。

    “你怎么知道是她。”温慎涵疑惑的看向明镜儿。

    “别忘了,我那一万两黄金不是白给的。”明镜儿漫不经心的道,有那太监在,太后那点把戏,怎能眶过她的眼睛。

    温慎涵道:“顾雅歌为什么要杀凡儿。”

    明镜儿淡然一笑:“当日,太后曾经召见过顾雅歌,告诉她,陛下有意要把温小姐指婚给齐亲王。”以她对青之绚的情意,当然无法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就有了后面的事情,顾雅歌也算是因爱而疯狂。

    “就因为这个原因。”温慎涵语气中充满了愤怒。

    “爱,是一种会令人疯狂的毒药,同时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明镜儿看着眼前虚幻的景象,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爱是毒药,温慎涵心里微微一动,就听到明镜儿冷冷地道:“浮华,用水泼醒她,本宫不想在她这样的人身上多浪费一点时间。”

    若不是为了温慎涵,不,为了安抚他的父亲,当今的左相大人,她早就杀了顾雅歌。

    浮华走上前,一只手拎起顾雅歌往水中浸了浸,随之看到顾雅歌的头在水中动了动,水中冒出一串气泡,浮华才啪一声把顾雅歌扔到温慎涵脚边。

    温慎涵马上听到脚边的女子发出一声闷哼,随之一阵咳嗽声,眉头不由的皱起。

    顾雅歌用力的咳嗽着,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原本在客栈中准备要见青之绚,突然一阵困意袭上后就睡了过去,然后在迷迷糊糊中突然觉得浑身冰冷,而且窒息不能呼吸,一张开口冰冷的水就灌了进来,不过这一切很快就结束,她被人重重的扔地上。

    本能的用力的呼吸,不想被呛了一下,就是一阵搜心搜肺的咳嗽,好不容易平静止住咳嗽,顾雅歌才发现自己的手脚被捆着,心里一惊。

    晕倒前的画面一下浮现在眼前,不由吃力的抬起头,看到一派悠然的明镜儿时,瞳孔在一瞬间无限的放大,恐惧写在脸上,本能了缩了缩身体。

    “醒了。”明镜儿不冷不热的问一句。

    “明镜儿,你想……”

    “放肆,竟了直呼公主殿下的名讳。”顾雅歌还没有说,浮华就冷喝一声,上前就狠狠的给她两巴掌,终于可以收拾这个不知死活的蠢货。

    重重的两记耳光一下子打醒了顾雅歌,心里不由的自责道:“怎么一生气就忘记了,如今的天下早已经换了主人,是墨氏一族的天下,整个大离王朝,除了陛下墨君离,就属明镜儿最大。”

    尊一品的大明凰公主,就算将来陛下立了皇后,她的地位依然如此,可是她为什么要自己带到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

    顾雅歌暗暗打量了一眼四周的环境,不看不打紧,一看吓了一跳,心脏卟嗵卟嗵的如小鹿乱撞般,怦怦跳过不停,她居然被带到了皓月山庄,当日温乐凡死的地方,她怎会在这里,回想着当日的情形她不敢再往下想。

    “公主殿下饶命,公主殿下饶命……”

    顾雅歌回过神,马上哭着向明镜儿求饶,若是以往她还敢争辩几句,可是今非昔比。

    如今她还有什么资本嚣张,明镜儿想要她的命,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甚至连理由都不需要,仅是一句话。

    若是她早知道墨君离会有登基称帝的一天,打死她以前也不敢跟明镜儿作对,难怪以往无论她怎么故意挑衅明镜儿,墨君离也从不出声阻止,甚至连明镜儿也懒得出声,原来人家根本没把她放在眼内。

    “饶命!”

    温慎涵一声讥讽,冷冷地道:“当初你为什么不饶凡儿一命,她那么天真单纯,那么无辜,你竟然残忍的她推落水,任凭她被恶鱼撕咬致死。”

    听到这把声音,顾雅歌浑身一个哆嗦,她对温乐凡不陌生,对温慎涵自然也不会陌生,抬起头就看到温慎涵那张面满仇恨的俊脸,心顿时冷得如置身在冰窖中,却狠狠的反驳道:“谁敢跟我抢他,我就要谁的命。”下一刻却听到自己颤着声音:“你……你们不能杀我,我大哥不会放过你们。”

    明镜儿闻言冷冷的一笑:“顾玉延如今自身难保,那有心思理会你,况且……你已经留下了书信要跟青之绚走,让他们勿念。俗话说家丑不外扬,若让人知道你跟人私奔了,顾府的颜面存啊!”等到她跟温乐凡一样葬身鱼腹后,谁还会记得她的死活。

    顾雅歌的眼睛一下瞪大,不敢相信的看向明镜儿,结结巴巴道:“我我……没有,我没有留书信……”蓦然想到了什么,指着明镜儿道:“是你,是你陷害我,是是……是你,一定是你陷害我……”

    明镜儿毫不掩饰道:“不错,就是本宫陷害你,难道只许你一而再的陷害本宫,就不许本宫陷害你一回么?”只是一回,就足可以让她万劫不复,性命不保。

    见顾雅歌没有否认杀害温乐凡的事实,明镜儿抛一了匕首抛在地上,淡淡地道:“慎涵,本宫不喜欢浪费的时间,用刀在她的小腿上划一道口子,把她推下水,温小姐的仇也就报了。”她已经把从锦城带来的东西放在水中,准备招呼顾雅歌。

    看着地上的匕首,顾雅歌害怕得浑身发拌,她知道自己逃不过这劫,可是想到温乐凡那具粘着些许血肉的骸骨,她还是不由自主的害怕,嘴唇抖得太厉害,抖得她一个字也说不出。

    温慎涵犹豫一下,蹲下身体捡起地上的匕首,在人体上划一个口子对他而言,简单得跟用筷子夹菜一样,可是现在,他的手却抖得十分厉害。

    明镜儿似是没有看到一般,悠然的坐在椅子中,喝着浮川奉上来的茶水,悠然的姿态跟温慎涵的紧张,还有顾雅歌的恐怕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温慎涵握着匕首看着顾雅歌的小腿,顾雅歌却看着他手中的匕首,准备迎接下面的痛楚,可是那一刀却迟迟没有落下,因为温慎涵的手在发抖。

    他曾给无数死人解剖过尸体,活人却是头一回,他紧张,等着被他割的人更加紧张,唯独明镜儿他们一派悠然,似是根本没有注意到二人的犹豫和恐惧。

    就在温慎涵咬咬牙,闭着眼睛要下手时,握着匕首的手突然一空,回过神时,匕首已经在明镜儿手中。

    明镜儿缓缓的站起来,笑道:“你的手是干净的,别弄脏了它。”她的手早已经染满了鲜血,可他却是干干净净的。

    玉手毫不犹豫一挥,寒光一闪,只听到顾雅歌一声惨叫,鲜血已经染红的顾雅歌的裤管和裙摆,明镜儿冷冷地道:“能死在本宫的手中,是你上辈子积下得阴德。”脚尖一点,就把地上的身体踢到水中。

    “啊……”

    顾雅歌一声惊叫,然后一声惊呼喝一口水的在水中拼命挣扎。

    突然眼前的景致一换,水上绿洲、花海出现在眼前,温慎涵终于看清楚眼前的画面。

    面前的水一点也不深,最多没过小腿,只要坐起来根本不会被淹死,可惜顾雅歌太紧张,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而且……

    温慎涵看到不远处,一群鱼正飞快的朝顾雅歌游来,这些鱼跟寻常的鱼没有什么区别,可是当它们张开口后,就能看到它们锋利的牙齿,温慎涵看到后不由咽了咽口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太热,里衣已经被汗水打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