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9章 前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苏白对己身智商所产生的怀疑,在见到这个据说是他亲爹的男人时不药而愈。这位青衣男简直是冤比海深的跟苏白控诉,“你娘,我就没见过这样以貌取人的。当初贪图我的美色,后来发现我不如她想的那般俊俏,立刻翻脸,还引外人来谋算我,自己悄悄跑路。我一找找了十来年,她还死不承认你是我儿子!要不是阿澎心善,咱们父子,不知哪年哪月才能相认哪。”

    苏先生腾的坐直身子,问,“是我以貌取人?当初谁装成一幅俊俏模样出来,成亲大半年我才知道我枕边的男人的脸是假的。”

    “明明是你跟阿澎说,嫁就要嫁这世间最俊俏的。我这不是要讨你喜欢,才做张俊俏脸!”当初也是费了老大力气的,天天装美男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苏先生冷笑,“看来你当年也不是偶遇着才救了我跟阿澎的,早偷听我们说话偷听许久了吧。我就说,哪儿有那么巧,说不定当初我们掉那陷阱深坑,也是你挖的!”

    青衣人脸上讪讪,不再提旧事,道,“我当初是不该换了容貌诳你,我不是道歉了吗?”

    “哈哈!”苏先生冷笑两声,随手拈起两桩未算旧账,道,“我有嫌弃你这幅烂大街的脸吗?是谁在外头勾三搭四,还野心勃勃的想纳小!你怎么不想上天哪!”

    “我就算不是特俊俏,也不是烂大街的脸好不好。再说,我哪里有勾三搭四了,还不是你,先时嫌弃我没文化,非要教我琴棋书画、汉家经典,我们寨子原是一个男人娶一个女人,都是你让我看汉家那些书,我是看你跟寨子里的女人合不大来,才想在外头给你寻个姐妹做伴。你不喜欢直接跟我说就是。你不喜欢直接跟我说就是。”

    “我没跟你说过吗?你听了吗?”

    “我也只是想你像书上说的那些女人一样柔顺一些,别动不动就用看笨蛋的眼光看我。”真是冤死了,他那会儿刚学了孙子兵法,原是想着跟兵书学着欲擒故纵一下,结果惹火了媳妇。一下子媳妇没了,还捎带着肚子里的儿子。

    苏先生鄙视,“自己蠢的跟猪一样,还嫌别人说。”

    青衣人愤愤,“自己男人蠢成猪,你很有面子么?”

    苏先生上下打量此男一眼,挑眉道,“哦,原来,你今天是特意来让我没面子的。”

    青衣男陡然想到初衷,立刻软了三分,俯身看着坐在榻上的妻子,有些难为情,道,“那也不是。阿苏,我是来跟我道歉的。总之都是我的不是,你素来宽厚大度,就别与我计较了吧。”

    苏白看这位据说是他爹的男人瞬间便由喷火龙变成绵羊模样,颇有些不适应。

    苏先生伸手抚摸他的脸,“你的事情都收拾清楚了?”

    “绝对清楚了。”

    “那就留下吧。”

    青衣男喜上眉梢,就听苏先生道,“先把这身衣裳换了,我早跟你说过,别穿青色衣裳,看着跟人家门房似的。”

    “那啥,不是你说叫我低调点儿么。”他一屁股坐人旁边,握住人家的手,眨眨眼,“以后,你叫我穿啥,我就穿啥。”

    苏先生眼睛弯弯,青衣男愧疚,“当初,是我不好。”是我没尽到丈夫的责任。

    苏先生微笑,离开男人才知道一个女人的价值无需依附一个男人犹可实现。

    亲爹突如其来的死而复生,苏白颇有几分不适应,还得通知亲朋好友,他亲爹还活着的消息,又是一桩难事。戚如听丈夫说这事都唇角抽了又抽,问个究竟吧,苏白一声长叹,“真是说来话来。”等于没说。

    戚如也不是特别想听公爹八卦,她问丈夫,道,“那要跟亲戚朋友们可怎么说?你在朝中做官,同僚们问起来,你又怎么说呢?”

    苏白道,“我再去跟爹娘商量商量。”

    戚如拉住丈夫,问,“公爹姓什么,你是不是还要改姓?”婆婆丈夫都好,就是家庭奇葩。这可如何跟娘家解释哪。

    苏白道,“父亲也姓苏,苏俊山。”忙忙去商量天降亲爹的事了。

    对于这件事,苏俊山早有准备,道,“过几日再说吧。朝廷怎么着也要给我个官儿的,这样阿白脸上也有面子。”身为人家亲爹,落魄前来投靠让儿子养老是一码事,光鲜亮丽的有自己的身份是另一回事。做爹可是天底下最要脸面的一桩差使了。

    苏白见他爹身上已是蓝色锦袍,心下颇有几分无语,问,“亲戚朋友那里要怎么说呢?”

    苏俊山也早想好了,“你就说我当年为了在蜀中卧底,不得不跟你们母子分离多年。为了你们的安危,才不得不诈死的。”

    苏先生含笑的睨苏俊山一眼,苏俊山不由老脸一红,道,“也勉强算是事实了。”

    苏白脑袋比他娘是差一点,但这样年纪轻轻便中了探花,素来是灵光的人,不禁问,“爹,你以前也在蜀中,那你认不认得楚侯爷,就是楚渝。”

    苏俊山含糊,“认得,怎么不认得,说来,咱们也不算外人。”

    苏先生道,“你爹用过的名字多了,土家名字叫什么来着。”

    苏俊山叽哩咕噜说了一串话,对苏白道,“我这土家名字是青山上的天王的意思,在汉人这里用得不方便,我便随你娘姓了苏,苏俊山这名字也是你娘取得,好听吧?”

    苏白心说,看你对我娘那巴结劲儿,我也不能说不好听啊。

    苏俊山道,“阿白,你去忙吧,我跟你娘说会儿话。”

    苏白:我还一肚子话没说呢。

    隔天,苏白他爹就被朝廷正名了,苏俊山做为土家族的代表得了朝廷封的正二品散秩大臣,当然,朝廷也着重对苏俊山的忠心表示了赞赏。蜀中地接云藏,此次将蜀王府连根拔起,还得到少数民族朋友的襄助。

    说蜀王谋反真不是假的,大批兵械被朝廷自蜀中运回帝都。

    先有了地位,身份就不是难事了。

    苏白别说是突然蹦出个亲爹,他就是突然蹦出个祖宗来,也没人笑话他了。正二品,虽说只是虚衔,也体面的很。而后,苏俊山自己就把家里的事说清楚了,他颇有口才,说得那叫一个感人肺腑,小皇帝接着就把苏先生的诰命赏了下来。

    与苏俊山一并受赏的还有楚将军,见着楚将军,饶是苏白也有些见了鬼的感觉。穆瑜感叹,“先帝之远见,古之未有,只是委屈楚氏一门。”

    楚将军连忙道,“老臣深受先帝大恩,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穆瑜的意思,是想楚将军在御林军任职,楚将军这等年纪,他儿子是特务头子,他哪里敢接这作死的差使,连忙自称老迈,不堪驱使,力辞了陛下的好意,强烈要求致仕养老。穆瑜便给楚将军在原职上升了一级,在正一品位子上致仕。

    赵勇回家说了苏俊山的事,凌氏就震惊的了不得,道,“原来苏白的父亲还在哪?”

    “可不是,在蜀中还立下功劳,听说是土家寨子的头领,陛下赐苏大人正二品散秩大臣,虽是虚衔,体面是真的。苏先生也得了诰命。”

    凌氏良久才消化这个消息,又同丈夫打听半日,问明因果缘由,叹道,“先生这也是苦尽甘来了。”

    赵勇这才说了楚家的事。

    凌氏瞪大眼睛,“这么说,楚家都没事?”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先死后生啊!跟谁学的?一个师傅教的吧。

    “是啊。”赵勇说不出心中什么滋味。

    凌氏张张嘴,最终道,“这也是人家的好事……”真是的,没事装什么死啊!

    赵勇道,“这事别当着长卿的面儿说。”

    凌氏没好气,“我不说她就不知道了?”

    “那也少说。”赵勇道,“楚家平安,是楚家的喜事,与咱家不相干。”

    “我知道。”凌氏现在也没兴趣跟这种好不好一家子装死的人家扯上关系,谁知道他们会不会什么时候再死一回。到时死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是不是装的!

    凌氏心下别扭,道,“赶明儿我得去庙里上柱香拜拜,看看长卿是不是命里犯小人!当初死求白赖的非要跟咱家长卿定亲,我可不是高攀他家!楚家不愿意,谁还能强扭着他们!亲事早早定好,日子也算好了,咔嚓一家子死了!让咱们长卿伤心了多久!就是假死,你提早说一声,要不提前把亲事明明白白的退了,长卿也不至于耽搁到二十上嫁到夏家去!真是倒了八辈子霉!”遇到这家人!哪怕楚家如今更进一步,成了侯府,凌氏也忍不住暴发了,气的眼圈儿泛红。

    赵勇连忙安抚住凌氏,道,“长卿还没说什么,你倒这样。行了,事情都过去了,说这个有什么用。待长卿身子大安,另寻一门好亲事也不难。”

    “她那个脾气,伤心也不见得叫人看出来。”凌氏擦擦眼泪,心下发狠,“嫁就嫁比楚家强百倍的!”

    赵勇好生劝了妻子几句,这才去衙门当差。

    有时,你越是不想见谁,谁越会出现。

    赵勇当差,中午都是家里差忠心的管事给他送饭过去,到晚上回家,没什么应酬的话,一家子在老太太屋里用饭。

    正吃饭呢,忠襄侯来访。

    凌氏刚想说,别去理他。赵勇道,“我去看看。”

    凌氏只得起身,唤丫环端来温茶服侍赵勇漱过口,赵勇道,“你陪着老太太继续吃吧,我去去就来。”

    赵老太太道,“去吧,这么晚了,兴许是有什么事也说不定。”既无缘分,也不必把关系弄坏。这人哪……

    赵蓉不着痕迹的打量赵长卿一眼,赵长卿恍若未觉,慢调斯理的拆着一只鱼头……

    楚渝前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提亲,把赵勇惊的说不出话。赵勇道,“侯爷正当显贵,小女蒲柳之姿,门不当户不对的……”再说,这万一你家又什么时候去装死……赵勇实在怕了楚家。

    楚渝说的恳切,“赵叔,我是真心的。这些年,我并没有娶妻,我心里,还念着卿妹妹。”

    赵勇道,“上次长卿中毒的事,多亏了你带来解药,我还没谢你。你也知道,她身子还未大安,之前许多糟心事,暂时还没想过这事。”

    楚渝道,“正好我来照顾她。”

    赵勇始终觉着,两人缘分不够,何况,楚渝这个年纪尚无妻室,又是家中独子,以后子嗣传承之事断不能少的。赵勇刚要回绝,楚渝道,“赵叔,起码让我问问卿妹妹的意思。”

    “侯爷不如先回去,我问一问长卿,之后给你回复,如何?”赵勇是个实在人,何况楚渝也不算不熟,他索性直接说了,道,“长卿与夏家和离,主要就是因子嗣的原因,侯爷这等身份,不是我谦虚,的确有几分不相宜的。”

    楚渝道,“我知道她与夏家的事,我并不介意。”

    赵勇道,“亲事是两个家族的事。”你不介意,你爹你娘呢?

    楚渝道,“这些年,我几经生死。我既来求亲,家里便不会反对,赵叔什么时候给我个准信儿,我请我父亲过来。”

    赵勇只得应下。

    楚渝想与赵长卿见一面,天有些晚了,也未说出口,便告辞了。

    赵勇回去并未提及此事,赵老太太也没多问,道,“我也要歇了,厨下给你留着菜,别忘了吃。”

    赵勇与妻子回到自己院里方说起楚渝提亲的事来,凌氏倒没似早上暴发时那样骂楚家个狗血淋头,她想了想,心下烦躁,“不成。楚渝一把年纪都没娶妻,定要着急生儿子的。长卿偏生……不成,还是算了。我看长卿对他没那个意思,你看咱们说楚家的事,她根本一句话都不说的。”

    “还是问长卿一声,成与不成的,她年纪不小了,又惯来作主的,她说出来,两相清楚。楚家也可再去寻别的亲事,别耽搁了人家。”

    “也好。”

    第二日,凌氏问过赵长卿,与丈夫道,“果然是不愿意的,就算了吧。你去跟楚公子说,他现在是侯爷了,什么天仙美人都能娶,咱们盼他顺顺遂遂的,跟长卿的事还是算了。”

    倒是年前凌二太太跟着儿子来赵家送年礼,又里里外外的将赵蓉赞美的了一番,拍了凌氏半日马屁,直把凌氏拍欢喜了,凌二太太方开口道,“不瞒妹妹,我有件心事,存在心里很久了,想要跟妹妹商量。”

    凌氏只作未知,凌二太太素来能屈能伸的性子,掩唇笑道,“不为别的,为了孩子们的事。阿腾这个犟种,先时不懂事,他早就很愿意阿蓉,偏生嘴笨,不知道怎么说,更兼在帝都做官,想在妹妹面前问个安都不能。男孩子长大了,心事也不愿意跟做娘的说。还是我死逼了他问,他方承认是想着阿蓉的。”凌二太太眉开眼笑,“妹妹说,这要不是天生的缘分,我与妹妹是至亲,阿腾阿蓉都是咱们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的孩子。不说别的,我看阿蓉就如同自己的闺女,妹妹待阿腾何尝不像自己儿子呢。妹妹,你要是看阿腾还成,我就厚着脸皮跟妹妹提亲了。”

    凌氏听凌二太太花言巧语,心下却是透亮的,凌腾先时对长卿有意时是什么光景,有事没事的往赵家凑,嘴里总是“卿妹妹长、卿妹妹短”的。如今说凌腾对赵蓉有意,赵家来帝都这些日子,凌腾倒是时常过来,只是何曾提起过赵蓉半句。凌氏心下暗叹,念着赵蓉这些年的痴心,笑对凌二太太道,“这亲事,说是父母之命,可也没有不叫儿女知道的。孩子们打小相熟,这是好事,只是,我还得问问阿蓉,才能给二嫂准信儿。”

    凌二太太自觉十拿九稳,笑,“那我就等妹妹的好消息了。”

    凌二太太又问,“长卿不在家?”自从赵长卿成了一品诰命,凌二太太仿佛换了个人,又仿佛得了失忆症一般将先前她对不住赵长卿的事尽忘,亲热的了不得,就是出门也常是“我们外甥女长、我们外甥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