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八章 亲自操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纳兰!”

    君珂满头冷汗,眼神发直,眸子里无尽的深黑,照见人生里最大的恐惧,几乎刚刚坐起的那一刻,人就已经射出了寝殿,锦被落了一地,她赤脚睡裙,毫不停留地踏过。

    她冲出七宝殿,比先走一步的晏希速度还快上几分,眨眼就没入道路深处。

    景仁宫前情势又变,戚真思殿门喋血,尧羽卫悲愤无伦,天语令牌当面也再顾不得,纷纷冲上,拦在戚真思面前,戚真思嘴角噙一抹淡笑,挥开人群,犹自勾起手指,吃力地道:“还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刀……来吧……”

    长老们僵立不动,大长老手中长剑垂下,鲜血无声滴落,在地面迅速积了一摊艳红,每个人都怔怔注视着那摊鲜血,心乱如麻。

    在天语,未开刑堂擅伤子弟也是重罪,天语子弟固然对族规不敢违背,可这些长老身为族规的监督执行者,于他们心中,族规更是威严不可侵犯,自当以身作则,否则何以服众?

    戚真思是年青一代第一人,真正的天语高层,未来是要作为族长或大长老培养的,长老们虽然不满她这几年性子越发桀骜,却也从未想过要置她于死地。

    殿外气氛悲愤僵窒,殿内柳杏林身子发软已经站不住,他一直死死把着纳兰述的脉,感觉到他气息在迅速微弱,如烛火在风中飘摇,似乎瞬间便要熄灭。

    那种浅弱的脉搏,感觉体内什么东西在缓缓流失,迅速蚕食着人体生机,纳兰述面如金纸,呼吸已经弱到感觉不着。

    死亡便在顷刻之间。

    柳杏林手指发抖——难道刚才有什么重要血管没有缝合?匆忙之下有所遗漏?还要再开腹一次?可……可此刻的纳兰述经得起么?

    生死攸关,内外交迫,一直能保持镇定的柳杏林,在此刻的冲击之下,也已经失去了方寸,内心里知道有疑惑就应该再试一把,手却软得无法抬起。

    韩巧望望外面,又用满含期盼的眼神看着他,然而柳杏林的神情,让他越来越绝望。

    韩巧怔怔仰着头,忽然一转身就冲了出去。

    “你们!你们!”他人还未到便是一声大叫,“你们这群祸害,滚!滚!”

    二长老一抬头,张着嘴,呆住了。

    这是平日里温顺孝敬,连大声都没有过的得意弟子?

    怒发如狂,满面通红,眼角有泪痕未干。

    “真思!”

    “纳兰!”

    两声几乎发自同时,两条人影也几乎同时扑到,因为太过惊慌焦灼,那么大的半空空间,两个人落下的时候竟然撞在一起,砰一下各自一个踉跄。

    一个落在戚真思身边,一个直奔殿内。

    晏希落到戚真思身边,就揽住了她的肩,君珂正要一阵风般从殿门进入,蓦然停脚,回头看戚真思,满眼的不可置信。

    “真思!”

    “救她!”晏希本来半跪着抱着戚真思,此时忽然就势一跪,跪倒在戚真思的血泊里,“皇后,救她!”

    君珂在殿门口,维持着一个一脚前,一脚后的姿势呆住了。

    戚真思那一剑没有穿心,却险险擦心脏而过,刺穿了肺部,大量鲜血涌入,如果不快点给她清淤疗伤,缝合出血的内脏,她会很快死亡。

    这手术,现在只有柳杏林能做。

    可是现在,纳兰必然也是生死关头!

    君珂睁大眼,热泪无声无息滚滚而下——柳杏林只有一个,无论救谁,另一个都必死,这是无法成全的选择!

    如果换成她自己,她会毫不犹豫让柳杏林来救真思,可是那是纳兰。

    她如何舍得?如何舍得?

    绝望焦灼,五内如焚。

    这一霎君珂只想一头撞死在殿门之上!

    “闭嘴!”戚真思忽然清晰地吼出了一句,一口血沫喷在晏希脸上,挣扎着滚出他的怀抱,“滚!”

    随即她一伸手拿起大长老掉落在血泊里的长剑,横在了颈前,头往殿内,微微一摆。

    无声的命令。

    进去!

    否则我立刻自尽!

    晏希撒着手,满手鲜血,怔怔向后一仰,忽然一头扎在地上,额头毫不怜惜撞上地面,砰一声重响,震得鲜血四溅。

    这清冷沉默的少年,无尽绝望之下,似乎想要靠这个近乎自虐的动作,把自己撞昏在当场,好不要面对这样焚心的苦痛为难。

    情义难全,怎样的抉择都是错。

    戚真思唇角有血,眼神狞然,毫无面临死亡的哀绝,鞭子一般抽上君珂。

    君珂闭上眼,霍然扭头,已经冲进了殿内。

    她冲入密室,一眼看见柳杏林的背影,那男人浑身蜷缩一团,抖如风中落叶,正在无声嚎啕。

    君珂眼前一黑,一瞬间几欲晕去。

    难道终究来迟了吗……

    牙齿深陷入唇,咬破唇边,刺痛腥咸的感觉同时涌来,她按住心口,强迫自己不看纳兰述的脸,第一眼看他的心脏。

    犹自微微跳动!

    君珂立即扑过去。

    第一眼看见微弱的生机,第二眼看的便是病灶,三分之二的胃已经消失,包括原定要切除的部位,柳杏林果然使用的是根切除术,技术很好,比想象中的还好,断口齐整干净,血管没有问题……等等!

    一根大血管,压在一处肋骨下,被肋骨遮挡得严密,没有缝合!

    鲜血正是从那里汩汩而出,堵塞了几处血脉,刚经过大手术的身体,如何经得起这样的内出血。

    “小珂,我怀疑内出血,可是现在还要再开一刀的话……”柳杏林颤颤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君珂深吸一口气,闭上眼,一秒钟之后睁开眼,脱衣服。

    她就一件睡裙,脱了只剩三点式,柳杏林正愕然抬头看她,顿时惊得满面通红转过头去。

    君珂此时哪里还有什么正常人间情绪,迅速脱了自己的外衣,身形一闪,已经钻入挂在墙上的备用的消毒过的护衣,随即扑到屋角柳杏林专门煮了用来消毒的草药水盆面前,把整个手臂都埋进去,一边头也不回地叱道:“出去!救真思!”

    柳杏林惊得张大眼,“你……你能行吗?你没有开过呀……”

    “你的手已经软了!”君珂咬牙,戴上手套,抓起了手术刀。

    轻薄如柳叶的刀,在水晶灯下闪耀,刺上她整个泛红,近乎疯狂的眸子。

    纳兰!

    我生平第一次操刀,竟然是对你。

    你不要我参与你的生死,想为我保全完整心境,可命运安排,最终要我亲手拿起手术刀。

    人说医者不能为亲人手术,很难保持镇定心境,可我已经没有退路。

    来吧,我们一起。

    没什么大不了。

    不过生死而已!

    “哧。”

    白光一闪,一线惊虹,缝好的刀口被毫不犹豫再次划开,边缘齐整,恰到好处,竟是极其稳定完美的一刀。

    柳杏林震动地看她一眼,立即退了出去。

    她此刻心境决然,孤注一掷,这样的专注不宜有人破坏。

    相信她可以!

    君珂不知道柳杏林退了出去,她的全部精神和灵魂,都放在了她生平第一场,也是唯一一场,更是最重要的一场手术中。

    运足目力,眼底泛出熠熠金光,身体里的一切都赫然在目,有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自己能看见流窜的血细胞。

    好在毕竟主要的手术都做完,重新开腹需要的只是勇气而已,她屏息凝神,探腹,寻找到那根隐藏的血管,接续,所有的过程她之前就和柳杏林探讨过很多遍,虽然当时没想过她要亲手做手术,但总觉得,对纳兰的身体,多了解一些也是好的,如今终于派上了用场。

    冷静、快速、稳定、无畏……口罩上头,水晶灯下,一双眸子自始自终没有波澜。

    抛却一切人间情绪,忘记刀下是自己的爱人,只为和他重回人间,用一生去好好爱。

    再次检查了一遍,寻找还有没有遗漏,如果不是因为害怕感染,她恨不得趴下去查清楚——刚才的事,她宁愿死也不愿意来第二次。

    确定无虞之后她才开始缝合,缝完之后看着那有点歪扭的刀口,她苦笑了一下,以为自己技术不错,其实比起柳杏林刚才缝合的整齐平滑的刀口差远了,更要命的是因为开腹两次,留下了两道刀口,可以想见将来纳兰述这里必然是一道难看得要命的疤。

    以后终于有了可以取笑他的地方……口罩上的眸子,光芒温柔而希冀。

    希冀的当然不是取笑,而是……以后。

    把了把他的脉搏,弱,但已经趋向稳定,最起码死在手术台上的可能性是几乎没有了,君珂相信,以他们富有一国的资源,以柳杏林当世无双的医术,只要能撑过这最要紧的一关,之后的和死神争命,希望便会大很多。

    仰天出了一口气,她摇摇欲坠坐了下来,她操持的是小的不能再小的手术,却因为心神所系,耗费了极大的精神,此时疲倦得连手指都不愿意动弹。

    这时她才敢去看纳兰述的脸,虽然还是面如金纸,但那种眉宇间的青灰死气总算消失了,君珂定定看着他,想着进门那一刻,看见柳杏林哭泣时的绝望,一瞬间天地黑暗,她永堕炼狱。

    此刻他静静睡在她身前,呼吸平稳,她贪婪地吸着有他存在的空气,忽然便热泪盈眶。

    便如恍惚一场大梦,醒来时神智茫然,不知身在何处,忽然看见亲人微笑的脸庞。

    震动而欣喜,天地在这一刻明亮。

    身后门声一响,柳杏林低低的声音响起,“小珂,做得很好。”

    君珂正要微笑,忽然心中一紧——他的语气……

    她霍然转头。

    “真思……”

    “你去看看吧。”柳杏林闭上眼睛。

    君珂在椅子上晃了晃,想站却没站起来,柳杏林想去扶她,看见她紧紧握住椅子背上的手,苍白,泛出青筋。

    没要他搀扶,君珂第二次终于缓缓站了起来,站起来腰背便已经挺直,慢慢走了出去。

    她出门时,用手背按了按眼角。

    戚真思已经被挪入殿内,盖着一床薄毯,看不见伤口,君珂一看她的脸色,心便彻底地沉下去。

    晏希不在,尧羽卫们在殿外,有低低的呜咽声传来,声音压抑。

    君珂静静俯视着戚真思,女子脸容安详,额角上素来有些狰狞的靛青刺青,此刻看起来也温柔和静,弥留时刻的她,有种平日从未展现的柔美。

    命运里无奈被铸就的凌厉尖锐,被身体里的热血洗去,尘尽光生,本来面貌。

    君珂在她身侧慢慢坐下来,忽然不想说话,不想打扰,什么都不想做,只想此刻在她身边,将一路慢慢回想。

    “尧羽卫每个人都擅长啃雪团,加盐味道更好,加香料反而有怪味,我们吃惯了,下雪不吃还觉得牙齿发痒,怎么?千金小姐,你不敢吃?”

    “你刚才问我有什么诀窍?现在我告诉你,没什么诀窍,世间练武,永远没有捷径,只要你耐得摔,耐得打,耐得人间一切艰苦。”

    “这世上所有的但愿往往最后都变成不如所愿,正如这世上所有的希望往往最后都变成大失所望……喂,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我们是尧羽卫,我们是青鸟的羽毛。真正的一生依附,只在于他。”

    “晏希,如果你想死,解脱我被你日夜跟随的痛苦,请不必注意防护,一定要让自己的肌肤裸露在外。”

    “冀北睿郡王最亮!冀北君珂必胜!”

    “提供贵宾包厢!视线开阔、无遮挡、清晰轻松看比武!适合高贵、富裕、有身份的你!”

    “台上那女状元,是我徒弟!”

    “京城贵族要草菅人命啦!咱们乡下人也没什么办法,也就昨晚蒜头吃得多,给我放——臭死不计!”

    “像你这么软弱无用,活下去也迟早被人整死,不如我先结果了你。”

    “你如果连这个都经不起,你还是趁早回家嫁人奶孩子,姑娘我怕到时候撵在你屁股后头不敢睡觉都保护不了你。”

    “走啊!你走啊!该留的也是我!我给你保证,我绝对能救出君珂,你走啊——”

    “所以从今后,我可以把主子,放心地交托给你了。”

    “很疑惑是吗?来,听我细细和你说,这也许是最后一次,为师谆谆善诱,教导你了。”

    ……

    君珂伸手慢慢按住心口,想要止住这一刻的绞痛非常。

    她过的是怎样的一生?

    从出生便是为他人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