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四章:三百铁骑兵临美稷城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穿越不作弊,就跟坐怀不乱柳太监没啥两样,绝对是专门来搞笑的逗逼。

    况且,在三国这种人不如狗的环境下,为了让自己活着,一群所谓英雄都是把节操论斤喂狗的,缺钱花的曹秃子都成盗墓界扛把子了,吕晨当然也不敢假清高。所以,吕晨摸索着搞出了火药,弄出了水泥,整出了猛火油,玩出了巨型孔明灯,憋出了四处漏风的破蒸汽机,等等。

    这些玩意儿跟后世成熟技术比当然只是渣渣,但放在当下却也够用了。

    尝到了甜头,吕晨当然会再接再厉,军政大多丢给了几个大佬,自己就带着庞统吕展,挖空心思准备搞更多保命的玩意儿。

    玻璃这种东西并不复杂,难的是火候控制和提纯,慢慢摸索了两三个月,窑子烧坏了七八口,总算也像样子了。然后,吕晨再找人磨镜片,费了几百斤玻璃后,也弄出了勉强能用的望远镜。

    甄宓为此还骂了吕晨半个月,每晚骑吕晨的时候一边娇喘一边数落,搞得吕晨意兴阑珊。原因在于,甄宓觉得那些琉璃如果让甄家商队运到许昌邺城襄阳等地,绝对可以卖出天价,结果都被吕晨亲手毁了。为了保证自己的性福生活,吕晨就让人把废掉的玻璃重新烧制了一遍,做成酒具餐具等交给了甄宓,后者大喜过望,骑术也一夜高超了好几个档次,吕晨大感宽慰。

    成品望远镜不多,拢共十具。吕晨、吕布、张辽、高顺、赵云、文丑、曹性、张顾,八名高层将领人手一具,另外被吕琦偷走了一具打死不还。剩下最后一具,吕晨在海扁了抱着不松手的庞统之后,抢过来给了无名,谍报人员决不能没有望远镜这种利器。无名很珍惜这个望远镜,更觉得这是地位的象征,所以,他在望远镜上栓了一根绳子,洗澡睡觉都不离身。

    绑好了哇哇乱叫的诰升爱,安抚了打算软禁自己老爹的乌珠后,吕晨走在营地里散步,就看见一个瘸腿家伙歪站在干草堆上举着望远镜。

    从瘸腿的弧度来看,那是今天赶来汇报的飞龙秘谍首领无名。

    “乌漆嘛黑的,看啥呢?”吕晨不解道。

    无名收了望远镜,身轻如燕地跳下来,姿势飘逸而灵动,看上去像是某种高深的武学。落地没站稳,无名在地上滚了半圈,麻溜站起来,拍拍屁股,一垫一垫地走过来,撅着屁股行军礼,道:“飞龙秘谍代号彩电,参见小君候。”

    不知为何,吕晨总想对无名说句“没病走两步”。他拍拍无名的肩膀,这家伙长得歪瓜裂枣,丑得让人心疼,但办事靠谱,这次能从千军之中掳来诰升爱,他功不可没。吕晨笑问:“大晚上的看什么?哪里有女人洗澡吗?”

    无名摇头:“我在看天上的月亮。”

    吕晨愣了愣,这家伙居然还有如此闲情逸致?

    无名又道:“不知道嫦娥洗不洗澡。”

    吕晨翻了个白眼:“看见什么了?”

    无名叹息:“上面没有人!放大的月亮跟长了痦子的大屁股一样,丑死了。”

    吕晨沉吟良久,还是决定结束月亮和屁股的话题,道:“飞龙秘谍在匈奴的展开情况不错,现在,有个机密任务要交给你去做。这个任务关乎我和三百破虏军的生死,所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无名哦了一声,就靠过来听吕晨秘密吩咐,他从来都是这么淡定,或者说没心没肺。吕晨放弃了渲染任务伟大历史意义的想法,干瘪瘪吩咐完,依然不见无名有任何情绪波动。

    “能成吗?”吕晨不确定无名是否完全理解任务目的。

    “能!不管美稷城有多少鲜卑人,都不在话下!”无名一抱拳,“彩电去也!”

    说罢无名就消失了,真的从吕晨面前消失了,来无影去无踪一样。吕晨东张西望仍不见人影,大为感慨,这等功夫的确是做间谍的绝佳人选啊!吕晨半转身要走,差点被一坨黑影绊倒,仔细一看,地上那头牲口正是无名,这货蹲在地上解鞋带。吕晨顿时失望,看来来无影去无踪的高手,并不存在。

    无名嘟囔道:“要潜入美稷,就要先换下小君候发的能区分左右脚的牛皮靴,不然就露破绽了,彩电岂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彩电是吕晨给无名取的代号,毕竟,谍报人员还是尽量不用真名,免得暴露,无名身为首领本可以不用代号,但还是要起个带头作用。关于这个代号的由来,其实简单,因为瘸腿无名走路总是踩一下又垫一下脚,所以吕晨就叫他踩垫,想到怀念的彩色电视机,所以改了两个同音字。无名却很喜欢这个名字,他觉得这个名字是彩色的闪电的意思,很拉风。

    望着无名一踩一垫地消失在夜色中,吕晨开始掰指头细数车队里的“存货”,想确认是否足够让三百破虏军击败刘去卑的四万铁骑。答案当然不乐观,所以,需要一些技巧,这才是吕晨要考虑的事情。

    现在从雁门搬救兵来不及,而且也没多大意义,三千人和三百人在四万大军面前差别不大,而且,鲜卑人蠢蠢欲动,雁门的兵马不能调动。

    不能力敌,只好智取。

    好在,吕晨已经有了一个方案,二十辆马车上拉着的“存货”不算少,一切顺利的话,也勉强够用。不过,为了避免意外,吕晨必须把方案再完善一下,确保一击必中,他只有一次机会。

    第二天,清晨。

    吕晨很早起床,耍了一套广播体操后,就在营门口练射箭。

    上次和吕布比射箭的结果,刺激到吕晨了。虽然吕布以极度装逼的方式来巩固了吕晨的权威,但是,也变相羞辱了吕晨一番,吕布表面上是威慑军中大佬听命于吕晨,另一方面,却也不无暗示吕晨的意味。暗示的意思很简单:要想获得军中将领的尊重,就要有强大的武力和射术,是敦促吕晨练好射术。

    吕晨练射箭不用靶子,提了一把软弓,对着十丈外的一辆马车射,他的目标是马车上那个被铁丝捆在车板上的人。

    弯弓搭箭。

    弓开似秋月行天,箭出如流星坠地!

    嗖——

    箭歪了,歪得离谱,把距离马车三丈外正喂马的曹性吓了个哆嗦,因为他发髻上多了一根簪子,那种一端有铁箭头一端有羽毛的东西。曹性怪叫一声,立马就丢了草料跑到吕晨背后躲起来,美其名曰指导吕晨练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