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9|4.04 |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3_83409许铭裴去世的消息被港媒爆出,许亦琛会不会出席葬礼成为了媒体的关注交点,因为当年那场记者会历历在目,那时许亦琛和许铭裴闹得势不两立不容水火,父子俩的关系已经到了不可挽救的地步,港媒早在很久以前就登出除了金钱方面许家父子再无往来。

    许铭裴在宝福山设灵,何婉墨陪伴许亦琛出席,全程避见媒体,只要发现有三两个混进来的记者举起相机,他们身边的保镖第一时间就会冲上去,蛮横制止,要求不准拍照。

    许亦琛一身黑色西装,表情严肃,看到许铭裴重组家庭的长子许明凯眼泛泪光双手捧着许铭裴的遗像,他眉头微蹙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是两兄弟的第一次见面,却没想到是在这种场合下。

    许明凯还沉浸在失去父亲的痛苦中,声音哽咽的开口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你一直没有把他当做父亲,他死了对你应该没有什么影响吧。”

    毕竟血缘关系是割不断的,许亦琛神色凝重的开口道“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可以开口,对于他的离开我表示遗憾…”那一声父亲,他犹豫了一刻,还是没能叫出口。

    许明凯自嘲道“我们全家不都是你一直在养,你是我们的金主,我们得罪不起,哪还敢提出什么要求。”

    在许明凯心里,他对哥哥这个概念很模糊,从懂事起就知道,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就是许亦琛,香港人的骄傲,二十几岁就成为了超级巨星,可惜他太高高在上,亲情淡薄,记得上国中的时候,他曾经偷偷去找过许亦琛,可惜到最后连门都没有允许进去,许亦琛的态度很明显,摆明了是不想和他们一家除了钱以外扯上任何关系,更别说认下他这个弟弟,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是在做梦。

    穿着黑色素服的何婉墨,心疼的望着许亦琛,忽然看到他的眼角也隐约泛起了泪光,想起当年那场闹剧,她觉得许亦琛真得很不容易,谁对谁错可以暂且不论,再怎么闹僵,父子的这一层关系,始终也是断不开,斩不落。

    许亦琛对着许铭裴的遗像三鞠躬,每一次都停留数秒,鞠躬九十度。

    鞠躬完毕后,他沉声对许明凯说:“你们的家用我每个月还是会定期给你们,算是我为许家能尽的最后一份力。”

    许明凯嘴角向下轻抿,叹了口气说“他在澳门又新欠下了很多赌债…我们家没有能力去还,葬礼结束以后我把欠条给你的助理。”

    许亦琛答应许明凯说“你现在还是在读书的年龄,这些都不用你去管,我会派人去处理,不会因为这些事影响到你们以后的生活。”

    许明凯觉得自己像是乞丐,要去等别人的施舍,施舍他们的人还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他对他的态度生疏冷漠。

    得到许亦琛的肯定答复,他悬着的一颗心稍稍落下,嘲笑自己如果没有许亦琛,他不知道他们全家还能不能够生活下去,会不会被高利贷追的满城跑路,

    他对许亦琛说“最好是这样…希望你说到做到,也算对得起我父亲的在天之灵。”

    许亦琛没有开口,只是点了点头,准备离开前,他又对着许铭裴的遗照鞠了一躬,嘴里呢喃道“今世我们做父子做的很不愉快,一路走好,你的家人我会帮你照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算我不孝…只在设灵的时候过来,就不陪完你走最后一程了。”

    ------------------------------------------------------------------------------------------

    许铭裴去世对许亦琛的影响很大,回去以后他重新审视领悟到了什么叫做亲情,它与你血肉相连,存在时会感觉平常,割断了会很痛,所以许铭裴就算对他再怎么不堪,但从血缘关系上那也是他的父亲,他也要去尽一个儿子最后的责任,每个月继续养着那一家人。

    何婉墨发现许亦琛从灵堂回来以后,就一直神色凝重的站在落地窗前,她叫他几次他都恍若未闻,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西装笔挺的他右手执杯,左手边放着一瓶度数很高的威士忌。

    她从后面环住他,胳膊缠绕在他的腰间,安抚道“真没想到事情会发生的那么突然,好好的一个人说没了就没了,你别难过了,至少走的过程没有遭罪。”

    许亦琛没有开口,只是将手搭在她的手上拍了拍。

    门外传来气笛声,不一会便听到急促的脚步声。

    何婉墨一回头,就看到神色焦灼的走了过来。

    “老板,网上有人雇人黑您,说您趁小墨怀孕的时候,去青岛偷吃。”来之前仍然还在犹豫,该不该乱上加乱,这种小事还要汇报给许亦琛听,他想不到事情会愈演愈烈,微博上所有营销号统一口径,直抓许亦琛出轨的证据。

    何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