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林淑芳一听警察不仅不是来帮他们,反而是要带魏晓磊走,顿时傻眼了。她做梦也没料到事情会有这样急转直下的发展,怎么陈安修将她儿子打到了医院里,他一点事也没有,还能倒过头来告他们?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道理。可是她更明白警察是不会无缘无故特意跑来和他们开这样的玩笑。

    所以她的第一想法是不敢置信,紧接着就是这些警察收了陈家的钱办事。谁不知道陈家有钱,陈建平有钱,陈安修更有钱,能让这件事这么快的整个翻过来,除了钱还能有什么,尽管她心里这么想,但她毕竟是个普通的妇人家,本能地对警察存有几分畏惧之心,在镇上的时候仗着人多还能叫嚣两句,这会病房里压根就没几个人,她就不敢正面杠了,小心翼翼地试图辩解说,“警察同志,我们才是受害者,是陈安修打的我们。”她又伸手指指躺在病床上的魏晓磊,“这是我儿子,你们看看,他把我儿子打的,到现在还起不来床,你们应该去抓陈安修。不是抓我们小磊。陈家原先就和我们有些不对头,这次陈安修就是故意的。我儿媳妇头都破了,也在床上躺着呢……”

    这些警察显然没有原先那些有耐心,也不准备在这里听她没什么意义的东拉西扯,“事实怎么样,我们都会调查清楚的,现在陈安修告魏晓磊故意杀人未遂,魏晓磊先跟我们回刑警队配合调查。”

    作为一个熟悉法律程序的检察官,当这些人进门之后说出故意杀人未遂的时候,林梅子立刻就知道这些人绝对不可能是镇上派出所的人,陈安修这一改口,原本一件普通寻常的打架斗殴事件瞬间升级了,一旦涉及到杀人,派出所肯定会上报市公安局,那来的这些人就有极可能是市刑警队的。果然就是如此。

    蒋轩本身就是刑警队的大队长,作为她的妻子,她当然认识刑警队的很多人,可很多并不是所有,何况这两年新上任的那位周局长刻意打压,这在市公安局内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加之蒋轩之前年轻不能服众,刑警队内部很有一部分人与蒋轩面和心不合,私下斗地厉害,更别说走动交往了。所以林梅子从一开始猜出这些人的身份,但并没有报出蒋轩的名字要求通融,就怕一旦将蒋轩牵扯其中,会有人借此做文章。不怕是事情小,就怕有人刻意有心操作。原先蒋轩从刘胜淮那里拿的六十万就像是一颗□□,她总担心哪一天会突然引爆。六十万,对原先的蒋家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在绝对意义上,六十万并不是一个小数字。而且小磊和安修这事本质上与那笔钱脱不开关系,如果有人就此打开缺口,抽丝剥茧,那蒋轩的处境就危险了。虽然事情并不一定会是这样的走向,可她不能不做最坏的打算。

    现在唯一庆幸的是魏晓磊并不知道那笔钱的存在,在被询问的时候走漏口风的可能性就小了,可也正是以为魏晓磊不知道这笔钱的存在,才闹出今天这出事。年前姑姑喝农药自杀,被救回来以后,性子就和以前不大一样了,可能是死过一次,很多事情看透了。以前家里的钱都紧着小磊来,小磊开口,老两口只要手里有,就肯定往外拿。就是刘映红交给刘雪借贷那些钱大多也是老两口多年的积蓄。要不然那小两口年纪轻轻又没出去工作,哪里来的那么多钱放出去给刘雪。可这次她将蒋轩要回来的六十万给姑姑的时候,姑姑就自己拿起来了,和她商量暂时不要告诉小磊两口子,让他们受点教训长长记性,又说指望儿子儿媳孝顺不如自己手里有钱。

    出于各种原因的考虑,她当时也是答应的,一来是确实不想再搀和家里的这些事情。另一个也是怕小磊和刘映红他们说漏嘴给蒋轩惹来麻烦,刘雪借贷这件事在整个镇上闹的沸沸扬扬,在这个当口,如果传出魏家的钱拿回来了,那绝对是凉水滴到油锅里,瞬间就爆开,到时候蒋轩想藏都藏不住。再退一万步说,就算小磊和刘映红口风紧,但行止之间露出异样不再那么急着要钱,也容易引人怀疑,毕竟之前刘映红实在太过高调,多少双眼睛都看着呢,反常即为妖。

    林梅子估摸着以姑姑的性子,那笔钱也不可能一直捂在手里,小磊是她的亲儿子,心里即便再气,也不可能真的看着他没法过日子,毕竟六十万中有二十多万是向亲戚朋友借来的,暂时看在亲戚面上,大家不会逼地太急,可一直要是不还了,谁也不干。所以姑姑总要将钱拿出来的,到那个时候,刘胜淮的案子判下来,集资的钱应该能返回来一部分,事情平息,魏家的钱也就不会太显眼了。

    可她算好了一切,就是没算到小磊竟然会和安修动手,更没想到性子一向宽厚豁达的安修这次竟然毫不顾忌情面,或者是章时年从中插手的?那人和他们没有丝毫的情分,真要动手也不会有任何的顾忌。

    就算有章时年,如果安修肯放小磊一马的话,那这件事还有一线转机。毕竟以前很多事情……其实她心里也明白。这件事看似错综复杂,可最关键的点还是落在安修身上。林梅子已经拿出手机,可想到陈安修离开钱那漠然的眼神,手指落在陈安修的名字上却怎么也摁不下去。她比谁都明白,她这是在挥霍安修对她的情分,从年少时候累计起来的,正一点点在减少的情分。可是这次她真的没有别的选择。如果追究下去小磊坐牢是一定的,还有可能带出蒋轩。

    林梅子的心里很乱,各种情绪不断翻搅,可她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个当机立断的人,她很明白这个时候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根本无法顾忌那么多。电话打出去只响了一声就被挂断了。她愣了一下,再打,无人接听,再打,还是无人接听。她的心终于一点点地沉下去。安修知道是她的电话,还是选择挂断了,而且一点不介意让她知道,他就是故意的。这就是安修要表达的意思吗?这次他不会退让?林梅子终于开始慌了。

    “梅子,梅子……”林淑芳到底不善于应对这样的场面,她絮絮叨叨半天,被人呵斥后,就慌神了,魏晓磊没比她好多少,也是个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警察一句故意杀人未遂砸下来,他疼都顾不上喊了。连说的话都和他妈差不离,无非是多了有人告诉他,他老婆和陈安修吵架,结果翻到沟里摔死了,他老婆还是个孕妇呢,他一时气急出来和陈安修打起来了,结果陈安修当过兵,身手比他好,他没打到人,反而是人家将他打成重伤入院了。

    遇到这种事情,谁都是先为自己开脱,个人感受远远大于客观描述,这些办案的警察早就习以为常了,见他们母子俩也说不出什么新鲜花样,就催着魏晓磊和他们走。什么重伤,他们进门之前有人就去和医生沟通过,根本只是些皮肉伤,医院都不必住。至于为什么非要住院,谁也不是傻子。

    林淑芳一看应付不来了,就连声喊站在门口对面走廊边的林梅子,可她也不知道这侄女怎么了,连喊了好几声都没反应,见那些警察已经上手去拉魏晓磊了,她顿时急了,先前的那点理智和惧怕也飞了,挺身挡在魏晓磊病床前,她也分不清现在和之前那些警察有什么区别,张口就来,“陈安修给了你们多少钱,让你们这样来污蔑我们。就算我们是平头百姓,也不能让你们这么欺负,你们真要抓我儿子,我就去告你们贪污受贿,我就不信这天底下没有讲理的地方。门口就是我闺女,她就是在检察院工作的……”

    她的声音太过高亢,就连站在门口外面的林梅子都听地一清二楚,更别说走廊上的其他人,就连临近开着房门的病房内都有人出来相互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警察贪污受贿,还要诬陷人,这内容太劲爆了,更有那不怕事的年轻人直接在门口举着手机准备拍视频了。这一闹那些警察脸都黑了。

    说出去的话根本收不回来,林梅子连忙补救,说家里长辈维护弟弟情急之下有些情绪失控,这些警察同志只是来调查事情的,大家一看家属都站出来说话了,看着又是个年轻有教养思维清楚的女孩子,也就暂时按下了好奇心,林梅子将门外的人打发走,进门又将房门关上,彻底阻绝了外面的好奇的视线。

    但经过这事,这些警察可不准备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知道林梅子在检察院工作,好歹也给了点面子,没让魏晓磊走地太狼狈,等他穿戴整齐才带人出去的,至于其他的就别想了。林淑芳还想上去阻拦,被一个年轻暴躁的警察劈头盖脸凶神恶煞地给了一句,“你这个大姨还没完没了了怎么着,看你年纪不小了,不和你计较,你再闹下去,连你一起铐了,告你个妨碍公务。”

    他刚说完,就被那个领头的警察回转回来,招呼出门,后者临出门时,确认似地看了林梅子一眼。梅子这个名字不稀奇,在检察院工作也不稀奇,可两者同时兼具,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呢。

    林淑芳是结结实实被吓住了,直到人带着魏晓磊下楼了,她才想起来去追,可等她等来电梯,又下到楼下,哪里还有影子,她一下子跌坐在停车区那里,眼泪刷地就下来了,嘴里念叨着,“小磊被抓走了,这可怎么办,现在还有没有法律啊,说抓人就抓人。”林梅子去扶她,她朝林梅子身上重重地锤了两拳,“你怎么不拦着,你怎么就不知道拦着,那是你弟弟。你怎么不帮他说说话。”她是做惯农活的人,手劲本来就大,这两下拳又没控制力道,打地林梅趔趄了一步,差点没当场摔在那里。

    “你给蒋轩打电话,他不是官不小吗?他说的话一定有人听,叫他让那些人把小磊放了,要抓就抓陈安修。那些人肯定是收了陈安修的钱。”

    林梅子有苦说不出,因为她知道现在即便说了,姑姑也不会谅解,姑姑现在一门心思将小磊就出来,其他的根本不会管,“我已经和他说过了,他正在找人打听情况,现在有人要告小磊,蒋轩那边也不能说放就放的。总得打听仔细了,才能想办法。”

    她这话一说,林淑芳想起来了,“什么叫有人,不就是陈安修,我回去找林英和陈建平算账去,他们家陈安修打了人,我还没找他要赔偿,他凭什么告小磊,不就是仗着有两个钱就欺负人吗?你给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